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洪荒龙辰 > 第006章:重临战场收获丰
    轰隆~

    咔擦~

    海上风浪怒啸海水倒灌而上,天空中紫色毒雾取代乌云覆盖方圆百里,内中不时闪现耀眼光芒,漂泊大雨飘洒却不落海,反而凝聚半空疯狂冲刷,大有于空再聚海浪之势。

    而在另一处战场,也是法则纵横,电闪雷鸣,风刃纷飞,浊浪腾击……

    诸多法则交汇纠缠将整个战场渲染的如同末日降临。

    祖龙隐匿蛰伏在战场边沿静观远处生死搏杀。

    目光掠动细细观察着整个战场态势;

    敌明我暗自然要将自身优势发挥到最大,将自身受益最大化;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才是此行的目的。

    很快海面上漂浮着的三具小山般的尸身引起了祖龙的注意;

    一瞬间祖龙便明确这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此行的目标,作为胆敢出手围攻自己的报酬。

    不过,此时祖龙并未就此作出行动,依旧紧盯着空中的战斗;

    他在观摩学习洪荒中强者的交战手段,虽身有三千世经历,但三千世与洪荒相比那真是小孩子过家家,洪荒随便一处大山大湖都可相比一方小千世界,内中随便一名至强者都可以吊打三千世中大部分世界。

    三千世的经历只可拿来借鉴,无法照搬,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洪荒修行参悟的都是最本质的法则,而三千世中别说修行法则了,就是接触都是少有的。

    尤其是蟾蜍与溩的战斗,其攻势凌厉让祖龙看的都微微心惊,若非当初自己一触即走,加上又有诸多强者牵制,使其不敢全力施为,只怕单单蟾蜍就能让自己陨落当场。

    好在诸强未能齐心,让自己钻了空子;

    好在自己肉身足够坚强,挺过了一击;

    好在混沌珠强大,让自己躲避了诸强的搜索;

    好在……诸多因素凑一起,最终让自己脱困了。

    …………

    随着时间流逝,战场局势逐渐白热化,双方对战转变成混战;

    却是在牛首重创,蟾蜍一方两名强者浮游和化蛇爆起发难,展现出盖压其余人等的修为气势后,溩一方七人众顿时遭到碾压打击,被打的节节败退,七人皆是身负轻重不一伤势。

    而本就有退走之心的鳌鱼赤鱬小队,在损失三名同伴,又见浮游两人藏拙发威,此刻哪还有心思继续逗留战斗,趁势便想退出战场溜之大吉;

    但浮游化蛇岂能如愿?!

    他们来此本意就是将所有荒境强者一网打尽,如今岂能让其逃脱;

    眼见剩余五人出工不出力,神情飘忽躲闪,在又一次对撞轰鸣声中,五人同时快速飞退,朝着不同方向掠去。

    “哼!找死!”

    人面豺身,背生六翼的化蛇一声冷哼,背上六翅齐扇,无数道风刃组成的龙卷瞬间成型,呼啸间笼罩向一人;

    同时,身形掠动扑向另一人。

    场中变化让牛首一方压力顿减,但也真就仅仅减轻一丝压力,生死危机依旧笼罩在七人心头;

    浮游一人或难以将他们全部斩杀,但牵制纠缠住却是绰绰有余,等到化蛇空出手来,自己等人依旧在劫难逃。

    而就在此时,浮游却突然放缓了攻势,神色玩味的盯着几人,其意思在明显不过;

    要让他们去拦截住其余逃窜的三人。

    能修炼至荒境的强者,那个不是心思通透之辈,岂能不知浮游之意。

    这就是一个阳谋,这个坑他们跳也得跳,不跳也得跳。

    只因他们还有希望,那就是另一处交战中的溩,只要溩能击败蟾蜍,那么他们就还能扳回秃势。

    强者决定一切,胜利的钟声,往往由强者敲响。

    但,溩真能胜出嘛?!!

    浮游满是不屑的想到。

    牛首几人神识转动,瞬间便做出抉择,其中三人脱离战斗,转身朝着逃跑的三人扑去。

    (戳此偷窥牛首几人神识交流)

    当然牛首等人也不傻,拦下三人后并不与之死拼,而是将其引向浮游,两线开战,不如先合力斩杀浮游,再对付化蛇;

    迫于战场形势,被拉回的几人虽仇视牛首等人,但也只能无奈一起攻向浮游,毕竟浮游化蛇不死,大家都别想活着离开。

    可惜,想象是美好,现实是骨感的。

    不过盏茶时间,随着两声轰鸣,化蛇狞笑着返回主战场。

    …………

    轰隆~轰隆

    巨大的落水轰鸣声中,两具庞大的尸身先后砸落海域,引发海啸翻腾;

    海面上波涛汹涌,五具巨大如小山的肉身漂浮随波逐流,在海面上起起伏伏。

    “就是现在!”

    海浪滔天中,祖龙眼中精光闪动,身影在混沌之气包裹下快速掠动随着海潮朝着最近的一具强者肉身靠近。

    嗡~

    就在祖龙接近的瞬间,身前小山一般的肉身突然震动,似是感应到危险想要逃跑,又似要发出警兆提醒上方众人;

    能够被称之为海上霸主,荒境强者的存在,岂是那么容易陨落的,真灵凝聚散布周身,可谓滴血重生,残肢复原,此刻不过是肉身神魂遭受重创,命悬一线而已;

    若能逃出生天,假以时日还是能够重回巅峰的。

    不过,身处此刻战场岂有回生之理。

    噗~

    利爪入肉声轻微响起,祖龙右前爪尽没肉山之中,滚滚五行法则之力如江河奔腾入内,将其重创萎靡的神魂直接剿灭镇压。

    轰隆~

    海上海浪汹涌,这一点小动静很快便被覆灭在阵阵涛声中,祖龙身躯隐匿在尸体之下,一爪擎着巨大的肉山缓缓随着浪涛朝着下一个强者身躯行进。

    上方战斗不休,声势震天;

    下方祖龙偷偷潜伏收割战利品;

    很快,不知不觉间五名强者的肉身在祖龙转移下汇聚一起;

    只见祖龙长长的龙躯仰泳,嘴中咬着一名,四只龙爪则各擒一名;

    有混沌之气笼罩屏蔽自身气息,祖龙的行动及其顺畅的完美收场。

    收获颇丰!!

    轰~

    就在祖龙四爪一嘴擎满欲先暂退一波时,又是一声震天巨响海浪翻腾,又一名强者自半空战场掉落海域;

    巨大肉身砸落,水柱冲天,海浪两分;

    只见其牛首鱼身,尾似蝎,浑身细密鳞甲密布,一半黑紫,一半漆黑如墨;

    正是那被蟾蜍重创的牛首强者。

    以重伤之躯划水之今,也算不容易,可惜身中剧毒,单看流出的鲜血就使方圆数十里海域全部变成黑紫之色,可见其毒性之烈。

    再加上如今已是‘满载’,也该适可而止,也算是给上方努力交战的诸强,留下一点汤水。

    扫了眼落海后又漂浮在海面的牛首,祖龙微微轻叹,感叹自己的宽容大方;

    龙生在世,舍得二字!!

    叹完身躯扭动跟随海浪波涛缓缓朝着战场边沿飘去。

    不过,祖龙不想要牛首这劣质毒血肉;

    可,牛首却厚着脸皮硬要往上贴。

    海浪翻腾,牛首而流紧随祖龙之后。

    由于托着五具庞大尸身,加之祖龙不敢使用法力推助,以免被上方蟾蜍等人感应到,故而行进缓慢,很快便被牛首追上;

    祖龙似是心有所感,漆黑竖瞳转动看向紧坠身后的牛首,恰在此时一股巨大扯力突然传来。

    “嗯?装死?”

    “咦??”

    却是牛首蝎尾无声无息间钩上了一具尸身,正疯狂朝自己拉扯,祖龙心中瞬息明白,身后这货竟是打的与自己一般主意。

    而牛首此刻也是心下疑惑,就凭这些重伤垂死之辈怎还有余力抵抗自己的拉扯?

    由于看不到下方的祖龙,牛首也只能猜测是眼前这些强者在垂死挣扎;

    可由于牛首也怕被上方交战中的众人发现自己是假借重创之名来获取这些尸身,故而也不敢闹出太大动静,只得暗暗加大力气拉取。

    一时间两者在随着海浪朝着远处飘去的同时开始了相互角力。

    上方战斗依旧激烈进行,牛首一方虽说人多势众,但却也只与浮游二人打了个势均力敌,甚至随着时间推移众人伤势渐重,已是处于劣势,坚持不了多久。

    而溩与蟾蜍间的战斗,也是声势浩大难见胜负。

    牛首正是在看到胜利无望,自身毒性又难以压制,所以故意买了个破绽,以假死之势落入海域,再偷取下方五具强者肉身。

    身负重创的他,在这一刻决定从心行事,先行获利远遁他处再说。

    至于上方的同伴们?

    死道友不死贫道,大家自求多福吧!!

    …………

    “溩,放弃吧!汝已无胜算,此时收手,吾可与汝共享胜利果实;若是执迷不悟,等浮游化蛇解决战斗,汝亦难逃一死!!”

    百里紫色毒雾中,蟾蜍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不断响起,冲击着溩的心神。

    已方战况不利,溩自是看在眼中,心下也是焦急万分;

    再这般下去已方必败无疑,甚至自己都有可能陨落在此。

    至于说放弃抵抗,与蟾蜍携手停战,想想就好,真当自己是初出茅庐的小崽嘛。

    必须想个办法破局才行;

    实在不行,只得放弃他们,顺势而退了。

    脑海中诸多思绪快速闪过,一边朝着蟾蜍疯狂进攻,一边快速扫视四周区域,寻找破局之法。

    “嗯??”

    神识扫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六具扎堆浮动的尸身引起了溩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