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洪荒龙辰 > 第005章:一举脱困欲寻仇
    吼~

    从祖龙发起反向冲锋,到与溩一击击退,借助蟾蜍攻击转向,再到一气掠走鳌鱼赤鱬,最后成功突围,这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不过短短数十息时间;

    这一切让在场十几名荒境强者恼怒不已,尤其是方才正面拦截祖龙的几名,他们竟然被一名刚出世的幼小生灵给吓住了。

    可谓颜面扫地,若是不抓住祖龙以血(至宝)一扫前耻,他们还有何颜面面对这些同修?

    嘶吼间奋力朝着祖龙追杀而去;

    然而很快他们便又缓下追击,只因,前方祖龙的气息竟然在快速变淡,直至彻底消失在感知之中。

    又是那至宝?!

    带着愤怒,快速行进间他们神识涌动疯狂仔细搜索周遭数百万里海域,祖龙必然还在其中,以祖龙刚出世的修为,加之又身受重创,绝无可能在短短时间内逃出这百万里海域;

    定是借助至宝之威遮蔽了他们的神识。

    能掠人还能屏蔽他人神识,此宝之强再度让他们垂涎几分;

    必须要找到祖龙得到至宝,此物无异是杀人劫掠最佳至宝,

    找!!!

    而且是一定要早于其他强者找到祖龙,将至宝抢到自己手中。

    时间缓缓流逝,可祖龙依旧不见踪影,这让溩和蟾蜍等不由郁闷烦躁,以祖龙面对自己等人围堵时的应对措施来看,若是不提早除掉,未来必成大患。

    而鳌鱼赤鱬两者的小团队,在久寻不到的情况下,却是打起了退堂鼓;

    已方没了最强者,实力上终究是弱了些;

    虽说两方人马联合起来也有八名荒境强者,但这境界乃是东海区域自我总结出来,以洪、荒二境划分,强弱全凭气势感应,或是交手后方知,境界划分极为笼统。

    且说溩与蟾蜍二人修为,隐隐已是超出荒境,冠绝在场众人;但荒境往后境界如今还未有定义,故二人仍以荒境称之。

    或许单凭溩和蟾蜍就能全灭了已方八人,更别说对方联合的话,人数并不输于自己等人。

    若说祖龙还在,他们还能拼一把,博一次;

    毕竟至宝当前,溩、蟾蜍就不可能联合;

    自己等人还能浑水摸鱼,或倒戈一方,选择多得是。

    可现在失去了祖龙的踪迹,自己等人也就该顺势而退;

    不然,难保溩和蟾蜍在找不到祖龙的情况下,不会将主意打到自己等人身上。

    “哼!”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突然响起,只见溩在扫了身后几名同伴一眼,突然提高速度朝着一方猛地窜去,腹下八只触手快速舞动,道道凌厉攻势砸向远处海域,同时周身法力疯狂涌动蓄势待发。

    找到了?

    不能让溩先得手!

    阻止他!!

    众人搜寻本就神识笼罩四方,此刻突见溩快速朝着一方扑去,脑海中念头泛起,身形亦是瞬间紧随而上。

    一时间,众人相隔数十里竞速向前;

    只见溩一马当前,身后七名队友如扇形分布掩护;

    再往后则是蟾蜍等强者紧随。

    破空声如雷鸣嘶吼,震动整片海域;

    论明面上修为蟾蜍自是冠绝其余人等,巨大身形凌空跳动间,转瞬间就越过了第二梯队的七人众;

    眼看就要追上溩的身影,然而,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前方快速前行的溩突然回身,自身酝酿已久的法则,伴随着一柄湛蓝水尖枪朝着蟾蜍喷吐而出;

    轰~

    轰鸣声中,蟾蜍瞬间被攻击洪流吞噬;

    以此同时,在溩发动袭击那一刻,已方七人亦是骤然回身使出酝酿已久的攻势。

    法则波动如下方海浪汹涌而至,刹那间将身后跟随较近的三名强者淹没。

    轰隆!!

    震天巨响下,被突袭集火的三人,连吭都没吭一声,便伴随着漫天鳞甲血肉垂直掉落海域,生死不知。

    面对七名同境强者毫不保留的出手偷袭,期间更夹杂着数件至宝,就算是换做祖龙在此,也不敢保证其坚固的肉身能否安然抗下,何况是他们。

    吼~

    “尔等安敢算计吾等~!”

    “啊~卑鄙无耻!”

    “找死~”

    …………

    大战一触即发,声声怒吼咒骂伴随着战斗轰鸣震彻海域。

    二十一名荒境强者现身争夺祖龙至宝,被祖龙掳走两人,溩算计掉落海域三人;

    场中只余十六名,正好对半分为两大阵营;

    且溩一方七人有备而动,相互配合间形成压倒之势;

    对面虽也是七名荒境强者,但骤然面对攻击,仓促合作,一时间倒是难以发挥出真正实力。

    以一方团队对阵三方,且形成利于已方之势;

    溩此番算计不可谓不成功。

    却是溩在见到祖龙面对自己等人的围攻时的一系列应对措施,以及其至宝威能后,便知一旦让其脱困自己等人再想找到祖龙,其希望极其渺茫;

    海域广阔,对方又有至宝屏蔽身形气息,如何寻觅?

    但自己既已出手,又怎能无功而返;

    是以,溩便将主意打到了这些胆敢跑到自己地盘夺宝的诸多强者身上;

    如此多的荒境强者血肉,足以让自己修为更进一步。

    不过,正当溩欲一鼓作气将蟾蜍重创或斩杀时,一道紫色浓雾环绕着的金色身影极速掠动直扑而来;

    嘭~

    溩反应何其灵敏,腹下八只触手齐动,瞬间扭成一股向前刺去。

    两者一触即退,凌空静立;

    溩虎首上满是凝重,腹下微微飘动的八只触手上点点细小的紫色斑点,证明着方才的一击,自己处于劣势;

    对面蟾蜍则是周身毒雾环绕,背上密布的金色大疙瘩多有破裂,粘稠的金紫色血液咕咚咕咚的往外冒,随后又及其诡异的蒸发成浓郁紫雾飘荡;

    而厚唇长满利齿的大嘴中则紧紧咬着一柄还在不断颤动的尖枪。

    正是溩的法宝,水尖枪。

    “吾岂是尔可算计的!真当吾是为那祖龙而来?!”

    蟾蜍紫色的双眼微眯,满是不屑的看着溩瓮声鸣道;

    言罢,双齿猛的咬动摩擦。

    咔擦~

    如刺骨磨声传出,蟾蜍嘴中水尖枪顿时不再颤动,表面湛蓝光辉渐暗,转而一缕金光掠动;

    tui~

    随口一吐,尖枪似离弦箭,拖着长长的紫色毒雾烟尾射向远方另一处战场。

    噗嗤~

    锐物入体声响起,水尖枪上金芒闪烁,及其轻易的突破一名牛首鱼身蝎尾强者的防御,炸开一个血窟窿,血肉模糊的巨大窟窿内长枪尽没其中,一圈圈黑紫色毒纹沿着伤口快速扩散。

    吼哞~

    凄厉的哀嚎声响彻战场,牛首强者面容疯狂扭曲,蚀骨刮肉之痛随着毒素蔓延似深入灵魂般不断撕扯着他的神经,更让他惊恐的是,凭自己的修为根本无法祛除体内的毒之法则。

    强者交战,稍微一丝变动足以被放大百倍千倍,最终改变战局;

    牛首强者突遭重创,溩一方奇袭所得的优势正在逐渐消散。

    且随着蟾蜍出手,跟随他而来的两名强者,也不再低调,周身气势快速暴涨,凌厉攻势转瞬压的溩一方只余招架之力。

    “吾倒要感谢汝,若非汝的算计,吾或许还要废些许功夫,才能将尔等一网打尽。”

    重创牛首后,蟾蜍看也不看结果,三足弹动携带漫天毒雾快速逼近溩;

    同时轻声细小的呢喃声传入溩脑中,妄图扰乱溩的心神。

    正如蟾蜍所言,他一开始来此的目的就非祖龙,而是被这些扎堆的荒境强者气息所吸引。

    若非是祖龙突然展露出至宝,让蟾蜍起了贪念,或许这时候蟾蜍已经设法引起乱斗,最终收获胜利的果实了。

    这是对自身强大修为的自信,事实也是如此,在鳌鱼赤鱬被祖龙掳走后,如今场中也就溩能与之一敌,其余人等有自己两名同伴牵制就足够了。

    这也是他只带两名强者来此的原因;

    只要够强就行,带那么多人干嘛?

    分享胜利果实的嘛?

    “哼!”

    面对蟾蜍的言语攻击,溩以一声冷哼回应;

    周身法则涌动,高空上水汽快速凝聚化作磅礴大雨倾泻而下,将弥漫向自己的毒雾冲刷了个干净;

    滴滴水滴更是化作利箭,自高空坠向蟾蜍;

    大战再起。

    法宝翻飞法则纵横,灵气暴动海域翻腾,打的是天昏海倾,难解难分。

    海上战斗激烈,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祖龙,此刻正隐匿躲藏在深海之下舔舐着自身伤势;

    他的肉身固然坚硬,蟾蜍等人也因防备他人而未能尽全力;

    但,面对着二十一名荒境强者出手,祖龙没有当场陨落已是极为强大了;

    一身青苍色的鳞甲几近全部脱落,到处是坑坑洼洼的伤口,深处几可见骨,尤其尾部血肉模糊只剩一丝龙骨相连,内部器官也是全部被震伤,能逃出包围圈全靠强大的意志坚持着。

    躲在深海一处山谷中的祖龙,也正如蟾蜍等人所想,并未逃出他们的神识范围之内,甚至就离战场不到千里。

    只见祖龙龙躯缩小至数米大小,盘卧在谷中一动不动如同顽石毫无气息,一股晦涩难明的气息笼罩周身隔绝一切窥探;

    其心神则沉入喉中一颗外表密布裂痕的圆珠之中;

    珠内自成一界,缕缕混沌之气飘荡浮现却又快速消散,只因空间内也如外表一般密布巨大的空间裂缝,在不断吞噬着混沌之气。

    此珠乃是祖龙伴生至宝;

    其名:混沌珠!!

    正是当初被盘古丢入洪荒中的混沌至宝混沌珠。

    祖龙能得见盘古独战三千魔神画面,也是托混沌珠记录诸天万象之能;

    能梦入三千界,体验三千人生也是混沌珠所赐;

    肉身能够强悍坚固,也是混沌珠以混沌之气日夜滋润;

    能逃离蟾蜍等强者包围圈也是得因混沌珠。

    所以在庆幸自己能得混沌珠伴生的同时,祖龙也是极为遗憾心痛,只因混沌珠有损!

    以祖龙目前的修为别说修复混沌珠,就是延缓混沌珠破碎也是有心无力。

    许是混沌大劫中承受太多魔神攻势,本身又非是防御至宝,导致混沌珠伤及本源;

    加上落入洪荒后,不知因何缘故,混沌珠竟合所剩本源带祖龙进入时空长河梦入三千界,至此混沌珠彻底步入稳定无法挽回的破碎路途。

    珠内,祖龙心神感应着因自己多次使用混沌珠功能,从而加速混沌珠破灭的空间裂缝,有些无奈的叹息心痛。

    这也是为什么祖龙不敢使用混沌珠将蟾蜍等强者全部吞入混沌珠的原因。

    实在是混沌珠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阶段,能一下吞入两名强者已是极限。

    转首看向被吸入珠内,神魂被剥夺镇压,只剩躯壳无神呆愣在空间中的两名荒境强者,祖龙神识一动,将其移出混沌珠,外在本体则一口一口将其吞噬。

    恐怖的血肉精华如滚滚江河入体滋润内脏,祖龙体表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着,血肉重生,鳞甲衍生;

    当两名强者肉身尽数被吞噬殆尽后,祖龙伤势已是好了大半,甚至新生鳞甲更加坚固,血肉更加坚韧;

    刷~

    双目开阖两道金光骤然闪现,万物生灭之景在其双眸中若隐若现;

    他本就早已诞生灵识,不过在混沌珠带入三千界后神识沉寂,肉身虽有混沌之气滋养却无能量补充,故而处于极度饥饿状态,出世时吞噬的血肉几乎不够肉身塞牙缝的,此刻得到两名荒境强者的血肉精华,虽还有些许伤势,但却比刚出世时强大不少。

    轰隆~

    心神方回归,祖龙便感应到远处不断传来的法则震动,轰鸣阵阵,自知蟾蜍等人必然爆发了争斗。

    抬首望向爆炸轰鸣处,祖龙眼中光华掠动,复又看了看体内喉中密布裂缝的混沌珠,祖龙内心瞬间做出决定;

    身躯在在混沌珠气息包裹下快速朝着远方战场窜去。

    刚出世就吃了一个大亏,最后灰溜溜逃窜远方舔舐伤口,这可不是他祖龙的作风;

    有恩必报,有仇当场必还,就算暂时还不了,最起码也要收点利息;这才是他在三千世磨砺中所奉行的行事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