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魔草芥 > 第5章 下毒
    翌日清晨,姜云一行人便启程向着国都赶去,若路途顺利,傍晚便可抵达国都。

    晌午十分,众人抵达了蒲城,此城距国都已不过七八十里,一行人打算在此吃一顿午饭,下午便赶往国都。

    “公子,你真要学那炼体之法?”白晔骑马走在姜云身边,低声问道。

    这炼体之法虽说可以强化体魄,但本身对于身体也有不小的负荷,姜云的身体本就虚弱,虽说服下了药物已治愈了大半,但毕竟才不到一天的时间,而且还没有完全治愈,他害怕冒然炼体会对姜云的身体造成损害。

    “无妨,如今我已催发家族秘法,身体也进入假性的修者状态,炼体只会巩固我的生机,不会有什么害处。”姜云笑道。

    白晔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回到府中,我便交代郑叔来辅助少爷炼体。”

    一行人已接近蒲城中心,一座规模颇大的酒楼出现在众人眼前。

    “白叔,中午便在此歇息吧。”姜云指了指不远处的酒楼,说道。

    酒楼匾额上书“梦仙楼”,在外面看去普普通通,木制的大门不少地方漆面脱落,显然已有些年头没有维修,然而这酒楼,也是蒲城中最大的一间了。

    白晔听到姜云的话,拱手正要回应,目光一闪,一双鹰隼般的眸子蓦然看向酒楼斜对面一处小巷中。

    “这蒲城里怎么会有这般多修者?还鬼鬼祟祟的!”白晔的脸上闪过一丝凝重,少爷刚刚在东城取回龙参,在路途中就诡异地遇到这么多的修者,不得不让他起疑。

    “老三!”白晔转身喝道。

    一名侍卫听到白晔的话,立刻从众人中走了出来。

    “去盯着他们,不要轻易起冲突,有异常立刻发信号!”白晔吩咐了一声。

    那被唤作“老三”的侍卫一拱手,转身下马离开了队伍,转眼间消失在人群之中。

    姜云朝着白晔所看的方向瞟了一眼,不动声色地策马朝着梦仙楼行去。

    那一队修者多半是冲着自己而来,不过有白晔带着自家的侍卫在身边,他心中也无惧,白晔的修为,放在国都之中,也能排在中上游,除非左相府或者朝中高手前来,否则自己的安全不会有什么问题。

    “伙计,你们店里的招牌菜,都给上一份!”姜云带着一众侍卫走进梦仙楼,白晔直接喊了一声。

    酒楼里的伙计见到这么多人进来,而且看装扮,身份不凡,立刻热情地招呼着,为姜云等人安排饭菜。

    “客官,咱们梦仙楼出了名的梦仙酿,要不要来上两坛?”招呼好了后面做菜,那伙计立刻满脸笑容地跑了过来,热情地介绍着。

    “不用,你去一边候着,不要打扰我们!”白晔不耐地说了一声,目光始终盯着酒楼门外那一处小巷之中。

    坐在此处隐约可以看到小巷中人影晃动,不知这些人是何目的,但白晔能隐隐感觉到,那些人的目光,正集中在酒楼之中,这更让他心中警惕。

    目光在街上逡巡了一圈,没有看到老三的踪迹。

    “平日里老三即便隐匿行迹,也会留下一些痕迹让我们知晓位置以便应变,今日怎的连我都没有发觉?”白晔的心中有一点担心。

    不过他转头便将这一丝担忧压下,老三常年在自己身边,虽然修为较自己差一些,隐匿行踪以及速度方面却很是出色,让他去盯梢,不会出什么问题。

    不久,一道道菜肴被伙计端了上来,这家酒楼看起来不算豪华,做出的菜肴看上去却很是不错,阵阵的香气散出,勾得众侍卫眼睛放光,直想马上拿起筷子大快朵颐,只不过姜云一直未动,他们也不敢逾越。

    姜云的目光也一直盯着门外,虽说感知不如白晔那般敏锐,但从白晔的反应来看,他也知道定是有些状况,让白晔这般关切。

    “老二,取银针出来试一下!”白晔将目光从门外收回,吩咐了一声。

    坐在他旁边一瘦小的侍卫立刻从怀中取出一枚银针,探入一道菜中。

    众侍卫的目光中都带着一丝疑惑,在他们想来,自己这一行人不过临时来到这里,不会有什么问题。

    然而当那瘦小侍卫将银针取出,众人的目光瞬间一凝,脸色蓦然沉了下来。

    那银针的针尖,已是漆黑的颜色。

    “砰!”

    白晔一掌拍在桌上,木制的桌子顿时粉碎,碎片飞溅,桌上的菜肴散落一地。

    众侍卫瞬间取出武器,握刀在手,充满了警惕地看着四周。

    “好大的胆子!”白晔怒目圆睁,瞪着不远处瑟瑟发抖的酒楼伙计:“说!谁指使你的!”

    酒楼中原本正在吃喝的客人,见到这般情势,纷纷放下了手中碗筷,火速离开了酒楼。

    伙计双腿打颤,嘴巴发抖,竟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显然被吓得不清。

    “这……这……这小的也不知道啊!”被一众侍卫围在中间,面对白晔凶狠的眼神,那伙计脸色发青,连连辩解道。

    姜云站起身,走上前拦住欲要讲伙计抓起来拷问的白晔,面色平淡地盯着眼前浑身发抖的伙计,说道:“我相信你不知情,去将你们掌柜的唤来,我有话问他。”

    伙计听了姜云的话,急忙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在众侍卫愤怒地目光中,快速走去了后面。

    片刻,一尖嘴猴腮,身着布衣的中年人随着那伙计一起走了出来,满脸谄笑地走到姜云面前,低声说道:“这位公子,不知您这是出了何事?若小店有哪里招待不周,还请多见谅,小店一定……”

    “少废话!”白晔爆喝一声,一把抓住掌柜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谁指使你们下的毒!?再不说,我现在就废了你!”

    听到“下毒”两字,掌柜的一瞬间脸色苍白,被白晔提着衣领拎起来,让他呼吸困难,不知所措地挣扎了几下,始终无法挣脱白晔的手,艰难地回道:“咳咳……小的……真的不知。”

    “好了,白叔,将他放下。”姜云淡淡地说了一声,转而看向身边的侍卫:“你们搜查一下这间酒楼,有什么发现即刻告知于我。”

    众侍卫轰然应喏,立刻分散开搜查整间酒楼。

    酒楼掌柜被白晔放在了地上,站到了伙计身边,二人战战兢兢地看着姜云和他身边的白晔,低着头一声不敢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