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魔草芥 > 第4章 异象
    “白叔,今日怕是来不及赶回府中,便在平城租一处院子,就在此把药服下。”

    姜云一行人行至平城,已是黄昏时分,为免夜长梦多,姜云决定就在平城住上一晚,其余的药材早已带在身上。

    白晔领命而去,姜云骑坐在马上,仰头望着天际。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伴随姜家数十代的病症,在自己身上,将会彻底治愈。

    这一刻,不论是姜云的父亲和他自己,都期盼了不知多久。

    之前姜云也曾劝说父亲让他自己服下药草治愈病症,却被父亲拒绝,纵然他父亲身为当朝右相,但也仅能弄到一副完整的药材,治疗的最后一步,更是要请求梨河龙神亲自出手,才可彻底治愈。

    这一个难得的机会,他选择了留给姜云。

    心中感慨了良久,姜云带着一众侍卫,在平城中缓缓地转着,不久,白晔骑马归来,已租到了城北一处院落。

    “走吧,今日便在那里,完成这最关键的一步!”姜云当先骑着马朝着城北行去。

    与此同时,东城城主府中。

    陈进满脸阴沉地坐在府中,右手中拿着一只茶杯,因愤怒而轻微地颤抖。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茶杯被陈进捏碎,碎片散落一地。

    “陈公子,不必如此动气,且让那姜云得意一阵,待你回了国都,想要治他还不容易?”

    说话之人,正是之前与陈进同行的赵姓青年,城主的独子,赵芒。

    陈进咬牙切齿,回想起陈三被废掉之后那撕心裂肺的惨嚎,加上龙参被人夺走,让他心如刀割。

    “混账!”陈进猛地一拍桌子,喝道:“龙参没搞到,我回去国都,怎么与李公子交代!”

    在从国都出发之前,他可是信誓旦旦地要替李公子办好这件事情,在他想来,东城这种边境小城,以他的身份,还不是手到擒来,却没想到右相家里那常年不出门的公子,竟亲自过来了。

    “呵呵,贤侄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就在这时,一个中年人迈步走入了府中,笑着对陈进说道。

    见了此人,陈进急忙起身见礼,恭声说道:“小侄陈进,见过赵叔叔!”

    “哈哈,贤侄不必如此客气,我与你父亲二十多年的交情,况且陈大人现为天官,还指望陈大人多多照拂呢!”那中年人爽朗地一笑,摆手示意陈进坐下。

    此人正是东城的城主,赵睿。

    赵睿大步走到主位坐下,陈进和赵芒二人也随之落座,三人饮了一口茶水,赵睿侧眼看了看陈进,笑了一声。

    “不知贤侄在我东城遇到了什么事情,这般大动肝火,可需我来帮你一下?”

    陈进的脸色仍带着一丝阴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同赵睿讲述了一番。

    “哦?右相家那病歪歪的公子哥,竟亲自前来?”赵睿摸了一把脸颊上的胡须,脸上透出一抹沉思之色。

    “能够让右相如此重视,难不成是这龙参,可治愈他们家的病症?”赵睿思索了半晌,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右相家中的事情也不算什么隐秘,但凡常与朝中接触的官员,几乎人人知晓,赵睿虽然在东部边境为官,在朝中却也交游甚广,否则也难以坐上这城主大位。

    听了赵睿的话,陈进嗤笑一声,不屑地说道:“万年龙参就算有些价值,怕也难以治好他们家那怪病,我听闻,他们家祖上曾有一代,花费了不知多少代价,游历四海求得一副药,结果仍是没有作用!他们家这个病,就活该人丁凋零,早晚要绝种!”

    平城城北一处宅院中,姜云接过白晔递来的药汤,一口将药喝光。

    “你们在门外为我护法。”姜云吩咐了一句,便盘膝闭上了眼睛,炼化药力。

    姜家虽然因病症无法修行,然早年一位姜家的先祖却创出一个秘法,可让姜家的血脉族人利用此秘法直接拥有初道境的修为,代价便是以自身生机为代价,若是使用此秘法之后三年内无法彻底根治病症,则必死无疑。

    现下已到了治愈的最关键一步,姜云毫不犹豫地催动秘法,以初道境的修为更彻底地炼化药力,使自己能够将药效全部得吸收下去。

    “但愿父亲那边,能一切顺利……”姜云心里默默想着。

    三个月后便是皇帝寿辰,届时梨河龙神也会前来做客,能否说服龙神大人为自己出手,也就看那一次了。

    催动道力在经脉中游走,炼化进入体内的药力,丝丝的热气在姜云身上蒸腾,使他整个人笼罩在了雾气当中。

    门口一众侍卫不时地探头朝里面打量,担心姜云出现什么意外。

    “放心,少爷他不会有问题的!”白晔沉声鼓励道,然而却难掩目中的担忧。

    姜云的性格他最为了解,这个孩子敢这么做,必然是有些把握的,但是他和右相身上的病症,却诡异无比,以这些药材来治疗,也是右相大人查找无数的资料推测得出,从未有人真的试验过,成与不成,谁都说不准,这种情况下,纵然姜云自己再有把握,他也免不了担心。

    足足三个时辰过去,屋中一直安安静静,没有一丝声响传出,众多侍卫已是心急火燎,但远远看去,姜云盘膝而作的身影依然可以看到,众人虽然担心,却害怕贸然闯入打扰到姜云炼化,生生止住了进入一探的想法。

    就在这时,平地起惊雷,一道一人粗的巨大闪电横贯天际。

    “轰隆隆!”

    巨大的声响震得好似天地都随之晃动。

    “怎么回事!?打雷了?”白晔从打坐中蓦然惊醒,站起身来,抬头望着天空。

    夜空中繁星闪烁,万里无云。

    与此同时,南诸一处偏僻的角落中,铜雀雕花的楼阁之上,一个绝美的女子盘腿打坐,突然睁开双眼,有些怀疑的看向窗外。

    另一国的国都之中,有位老者借着烛火破解残局,捻着棋子的手猛然颤抖一下。

    汪洋大海中,一个神秘的存在浮现于海上,仰望夜空沉默不语。

    城郊外的破庙里,一个瞎眼乞丐叹了口气。

    “要变天了。”

    正当白晔惊疑不定地望着天空的时候,姜云一边舒展着身体,一边从屋中走了出来。

    “白叔,你在看什么?”姜云对于刚刚天空中的异象全然不知。

    “额,没什么。”白晔见到姜云出关,顿时将刚刚心中的不解抛到了一边,盯着姜云,充满了期待地问道:“少爷,可有效果?”

    姜云的脸上,头一次露出一抹开怀的笑容,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可以感觉得到,体内的顽疾,已经祛除了绝大部分,只差神识中的那一缕,便可彻底治愈!”

    催动了秘法之后,姜云对于自己身体的感知,也十分得清晰,原本虚弱无力的身体,此刻也充满了力量,全身除了神识之中,再见不到那遗传的病症带来的隐患。

    “至于神识中的那一缕残留,恐怕只能借助龙神大人的龙角,以及龙神大人亲自施法才能够祛除了。”姜云仰头望着天空,长出了一口气。

    父亲已为自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而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快治愈病症,努力修行,一定要将父亲也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