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魔草芥 > 第3章 打狗需要看主人吗?
    那二人听到姜云的话,顿时大怒,手持折扇的男子走上前两步,厉声喝道:“臭小子,你可知我是谁!?”

    被侍卫押着的陈三见到他,眼中光芒闪亮,充满了激动,一边迫切地冲他使眼色,一边恶狠狠地瞪着姜云。

    姜云自小身体孱弱,经常生病,因而少与外界交往,致使很多人见到他这个右相之子都不认识。

    “呵呵,吏部侍郎的公子,怎能不认识?”姜云微笑着说道,从这陈三的反应,加上之前他在药仙阁中说的话,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

    那手持折扇的青年听到姜云的话,面上闪过一丝得意,不屑地看着姜云等人,嗤声说道:“既然知道我的身份,竟还敢为难我下人,实实是罪不可恕,现下赵公子也在此,便做个见证,你等赶快放了陈三,自断一臂,此事便就此揭过,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也不追究你等冒犯之罪!”

    那青年身后那人站在一旁,也是嗤笑了一声,说道:“你们这些人,仗着有点小钱,竟敢招惹陈进公子,真真是不知死活,现在陈公子大发慈悲,不与你等计较,还不快磕头谢恩!?”

    白晔等人听到二人的话语,都是怒火冲天,敢如此羞辱自己家公子,这二人当真是不知死活。

    姜云伸手拦下了白晔,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在风中忍不住轻咳了一声,对陈进说道:“陈公子好大的威风,不知我姜云,可有资格教训你家下人?”

    陈进和他身边那赵姓青年,刚听到姜云的话,正要不屑地笑出声,然而却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一抹带着不屑地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姜云……你姓姜?你可是……?”陈进的眼睛瞪得老大,面色发僵,指着姜云说不出话来,右相家的公子,他虽说没有见过,但却早就听闻过大名。

    他身旁那赵公子呆愣了片刻,张口说道:“你小子,莫要信口胡言,右相家的公子常年体弱多病,在家休养,怎么可能出现在东城之中?”

    听到他的话,陈进也似一下清醒了过来,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姜云,琢磨了一下身边赵姓青年的话,顿觉有理,顷刻间便恢复了高傲的样子。

    “臭小子,险些被你唬住,你可知冒充朝廷命官亲眷是何罪?”

    陈进恶狠狠地瞪着姜云,一边看了看身边的青年,示意他叫人来。

    “小子,你看看这是什么!”白晔大步上前,举起右相府的令牌,放在了陈进眼前。

    陈进呆了一下,额头上冷汗顿时流了下来,强自镇定着说道:“还真是……右相家的公子……哼,右相府的又如何?纵然你是右相家的公子,也无权随意处置我陈府的下人!我父亲乃是左相的门生,你们不要太过分!”

    陈进一咬牙,即使对方真是右相公子,也无权对自己怎么样,左右现在已经得罪了,不如硬到底,至少身后还有左相府为自己撑腰。

    想到左相府,陈进心中的底气不由得更足了一些,在朝中,左相的权柄要比右相大了不少,追随者更是不计其数。

    “呵呵,好一个左相的门生,纵使左相亲临,也须秉公办事,更何况,你有何资格与我如此说话?陈家的下人不知礼数,辱骂当朝右相,此已是死罪,如今我已足够仁慈,只代为管教一番,不会要了他性命。”姜云的脸上看不出喜怒,语气平淡地说道。

    姜云话音落下,白晔已经连续几个耳光落在了陈三脸上,打得陈三哭爹喊娘,惨嚎连连,随即,白晔一把抓住陈三的胳膊,就要当场废了他,让他下半辈子做个残废。

    “且慢!”陈进喝道:“你说我家下人辱骂右相,纯属胡言,做事要讲证据,仅凭你一面之辞,就想处置我家下人,未免太不把我们陈家放在眼里了!”

    陈进知道自己如今在气势上已经输了,但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陈三被人当场废掉,一个下人确实无关紧要,但如此一来,自己以后再无脸面与他人往来。

    “哦?陈公子怎知我没有证据?”姜云笑了一下,只是他的笑容配上他苍白的脸色,略显得有些可怕,看在陈进眼里,使得他心中更加得不安。

    “你可知这是什么?”姜云接过白晔递来的一只扁玉螺壳,放在掌心中,递到了陈进跟前,这东西他让白晔准备了不止一份,也不怕对方抢走。

    “这……”陈进见到姜云手中的东西,脸色顿时白了一下,凭他的见识,自然知道这扁玉螺是作何用途。

    “白叔,让陈公子听一听。”姜云轻声吩咐了一句。

    白晔接过扁玉螺,催动道力灌入其中。

    “右相算什么!?丁点的修为都没有,若不是陛下被小人蒙蔽,怎么会让他坐上相位?他们一家都是病秧子,况且这朝中大权,可都在左相手中,而我家大人,正是左相的门生,难不成你要为了他得罪左相不成!?”

    陈三的话原封不动地从螺壳中响了起来,越听,陈进的脸色越是难看,阴沉得要滴出水来。

    姜云在侍卫的搀扶下骑上了马,淡淡地说了一句:“小惩大诫,若再有下次,不会这般轻饶。”

    说罢,姜云骑着马,缓缓朝着城外方向走去。

    不待陈进说什么,白晔已抓住了陈三,道力一震,紧接着陈三便发出一阵凄厉的嚎叫,全身的经脉关节都被白晔震断,后半生,怕是只能在床榻之上度过。

    白晔将陈三丢在地上,冲着陈进一抱拳,随后翻身上马,带着一众侍卫追上了姜云,径直出了城。

    “可恶!”

    陈进眼看着姜宁等人走远,紧紧地攥着拳头,怒骂道:“姜家真是欺人太甚!打狗还需看主人,竟敢当着我面如此羞辱于我,此事我定要禀报给李公子,请他为我好好出这口恶气!”

    他口中的李公子,便是当朝左相的长子。

    “就是,这右相家的公子也太过狂妄,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右相,便这般为所欲为,确应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右相在朝中的地位,什么也不是!”陈进身边的赵姓青年附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