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魔草芥 > 第2章 你可配?
    药仙阁二楼,东首一间雅间之中。

    一身穿锦缎华服的男子坐在宽大的椅子上,不屑地盯着眼前恭敬站立的两人。

    此人脸庞瘦削,留着两撇胡须,满脸的傲气;对面那二人,前头一个体型肥胖,身着一身员外服,身后站着一位身着布衣的小厮,满脸的汗水,连连地赔笑。

    “大人,这右相之子,我等可得罪不起啊,况且这万年龙参可是极品,您给的价也太……”那员外打扮的肥胖男子,正是药仙阁的掌柜,一边擦着额头的冷汗,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砰!”

    坐在椅子上那瘦削的男子不耐烦地一拍桌子,说道:“右相算什么!?丁点的修为都没有,若不是陛下被小人蒙蔽,怎么会让他坐上相位?他们一家都是病秧子,况且这朝中大权,可都在左相手中,而我家大人,正是左相的门生,难不成你要为了他得罪左相不成!?”

    这瘦削男子,乃是吏部侍郎府中的小厮,唤作陈三,虽说地位不高,但到了这东城之中,凭借家中老爷的身份,却也不是这药仙阁可以随意得罪的。

    掌柜的满脸的苦涩,对方这些话,已经是**裸地侮辱右相一家,况且右相之子,此时正在药仙阁之中,这番话要是被右相之子听到,自己夹在中间怕也难以落得好下场。

    而且这陈三,仗着自己家老爷的权势,仅凭一百道珠就想买走万年龙参,这是他断断无法接受的。

    “你若是识相,便快点将那万年龙参取来,兴许我家公子高兴了,还能给你些赏赐,要是等过一会我家公子亲来,你怕是连这一百道珠也别想拿到!”陈三鼻孔朝天,趾高气扬地说道,眼睛不屑地看着眼前的掌柜,在他看来,对方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违抗自己命令的。

    “我家老爷和公子,也是你可以妄言的?”就在这时,陈三所在雅间的门外,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随即,雅间的门便被人一脚踹开。

    十余个侍卫站在雅间门前,当中一人身形壮硕,面庞方正,神情充满了威严,带着一股压抑不住地怒火,正是白晔。

    “你……你们是何人!?胆敢如此对我说话,我可是……”陈三眼中透出一抹慌乱,却强自装作镇定地说着。

    不待他说完,白晔已冲入雅间之中,像拎小鸡仔一般拎着陈三的衣领,朝外面走去。

    “走吧,我家公子有请。”

    对于胆敢言语侮辱自己家老爷和公子的人,白晔可不会顾忌对方是什么身份,纵然是左相府中的人,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侮辱当朝右相。

    片刻,白晔在众多侍卫的簇拥下,手里拎着陈三,回到了姜云所在的雅间,一把将陈三掼在地上。

    陈三摔在地上,被一众侍卫围住,看着众多侍卫阴沉的神色,原本准备好的狠话顿时被咽了回去,没有敢说出口,他也是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对方什么都没有问他便将他抓来,可见并不在意他是什么身份。

    白晔附在姜云耳边,将刚刚陈三所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告知了姜云。

    “我倒是有些好奇,吏部侍郎有多大的权势。”姜云喝了一口茶,语气温和地说道,脸色平淡,丝毫看不出生气的样子。

    陈三小心翼翼地抬头观察了一下眼前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对方那瘦弱的身形,苍白的脸色,加上刚刚药仙阁掌柜所说的话,顿时让他有了联想,眼前这人,多半便是那被自己叫作病秧子的右相公子。

    陈三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勇气说出口。

    姜云打量了一番跪在地上的陈三,眼神蓦然阴寒下来,沉声说道:“纵然是你家的公子,见到我也须恭敬地唤一声少爷,你是什么身份,胆敢言辞辱我父亲!”

    不待陈三辩解,白晔已经“啪啪啪”地四五个耳光落在了陈三脸上,直打得陈三眼冒金星,嘴角鲜血流下。

    被白晔打了几个耳光,陈三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毒,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

    姜云摆了摆手,几个侍卫将陈三捆缚起来押到一边,这般言辞冒犯右相的人,断不可能轻饶。

    “白叔,去将那掌柜的唤来,先办正事。”姜云的脸色再次回复了之前的温和,冲白晔说了一声。

    不久,药仙阁掌柜和之前接待姜云的那小厮随着白晔进入了雅间。

    见到内间坐着的姜云,掌柜的连连赔笑,一副讨好的样子,眼睛瞟了一下旁边被侍卫看着的陈三,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掌柜的,龙参可在此处?”姜云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这位肥胖的掌柜,对方刻意隐瞒龙参的事情,多半也有借机捞上一笔的想法。

    “呵呵,回公子,龙参正在此处。”掌柜的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盒。

    白晔走上前,一把拿过玉盒,交给了姜云。

    姜云接过玉盒,仔细端量了一番,光这一个雕刻精致的玉盒便是价值不菲,通过其内隐约散发出来的药材清香,可以断定里面的药材还十分新鲜。

    打开玉盒看了一眼,姜云满意地点了点头。

    内中一株血色的刺参,便是所谓的龙参,只生长在深海之中,这一株已经隐约透着黑色,年份纵然不到万年也相去不远。

    “不错,我要了,多少道珠?”姜云轻轻盖上了合盖,将玉盒递给白晔收了起来,微笑着问道。

    掌柜的不住地擦着汗,略有些犹豫地开口说道:“回……回公子,这一株龙参乃是极品,百年难得一见,价钱……最少也要十万珠……”

    姜云直接站起身,朝着楼下走去,白晔安排了一名侍卫去跟掌柜的结账,其他人押着陈三跟随着姜云往楼下走去。

    二楼的掌柜见姜云离开,心中又是侥幸又是遗憾。

    “唉,本想大赚一笔,这下可泡汤了,为了得到这株龙参,光是雇佣船只人手就花费了多少……”掌柜的轻声嘀咕着:“罢了,两边都惹不起,总比惹祸上身强。”

    姜云带着一众侍卫下了楼,走到药仙阁门口,被屋外略有些冰凉的风吹过,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白晔急忙走上前,为他披上兽皮披风。

    “敢绑我陈家的下人,你们这些人好大的胆子!”

    一个身着锦绣华袍的男子,手持一把折扇站在药仙阁门前,满脸的倨傲,神情凶恶,在他身后站着一人,同样是满脸的傲气。

    “哪里来的小厮,你可配与我说话?”姜云轻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