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15章 我对装逼不感兴趣
    从穿越到现在,才过了短短三四天时间,陈闲忙着说书赚钱,还没来得及研究修行的事。当然,他也懒得研究。

    但这不妨碍他气定神闲地面对周家主仆的挑衅。

    他的底气源于开天珠。

    那天回家的路上,他用珠子分解事物,惊喜地发现,分解出的金色灵气进入身体后,各项身体机能都大幅提升,不仅速度越来越快,连最薄弱的力量一项也完成蜕变。

    当时他便意识到,自己脱胎换骨,跟以前的宿主不可同日而语。凭开天珠的分解神技,再加上如今的敏捷身手,足以对付同境界的敌人。

    李虎所说的初境攀山,武修淬炼肉身、滋养气血,不也是为了提升速度、力量等机能么?比拼这些方面,陈闲怎么可能会输!

    所以,他站在原地,等着李虎的拳头袭来。

    以他的速度,本可以长驱直入,直接袭击李虎的脑袋,使其当场毙命。但他没这么做,选择硬刚这一拳,不是为了装逼,而是想让李虎看清,自己刚才的狂喷多么可笑。

    连真正惊艳的天赋都没见过,就敢叫嚣天赋没用?

    谁说修行没有捷径?你自己看不见路,就以为天下人也眼瞎?

    到底是谁狂妄自大、不知敬畏?

    一掌对一拳,陈闲选择用最直观的方式,回应李虎对他说书的质疑,比任何语言上的争辩都更强硬、更有说服力。

    这下所有观众都看到了,正如他所说,有天赋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短短数息间,李虎的半条手臂被分解掉,露出森然白骨。他仓皇倒退十余丈后,瘫坐在地,剧痛侵袭之下,险些当场晕厥过去。

    “你……你练的是什么魔功!”

    他满脸冷汗,惊恐地盯着陈闲,仿佛看见世间最可怕的魔头。

    他不明白,陈闲修炼的所有功法,都是从周家的灵宝店里买的,他为何从没听说过,还有一部如此强横的魔功,能瞬间侵蚀敌人的身躯!

    陈闲得到金色灵气补充,精神一振,“这不是魔功,而是你瞧不上的天赋。你如果不服,就再来试试,正好你还有一只手!”

    他有些遗憾,可惜让周升升跑了,否则把这位公子哥擒下,就能跟周老爷谈一谈,免去父亲欠下的债,这样远比说书省事。

    李虎听到这番诛心之语,肝胆欲裂,再不敢争辩半个字。

    陈闲若想杀他,再释放恐怖金光,他不仅毫无抵抗之力,还将死无全尸,如何敢嘴硬?

    陈闲懒得跟这种鹰犬计较,朝观众们抱拳,凛然道:“诸位都看见了,并非我心狠手辣,而是周家主仆欺人太甚,当众欺辱我,我才不得不出手自保!”

    开天珠的威力太大,吃人不吐骨头,他担心把观众们吓怕,真以为自己是修炼邪功的大魔头。

    众人纷纷称是。

    此事的是非黑白,有目共睹,他们见陈闲宠辱不惊,淡定自若,谈吐之间颇有名士风度,不仅没有猜疑畏惧,心中的景仰之情反而更浓厚了。

    天纵奇才,真令人艳羡啊!

    陈闲又转过身,看向徐凤年那边。

    见他一掌废掉李虎一臂,那三名随从已然恐惧,停止围攻。他们战战兢兢,拉起重伤的李虎,狼狈地逃向街尾。

    徐凤年正想追击,被陈闲叫住,“徐兄,不用追了,取他们的狗命也没意思!”

    敲山震虎远比赶尽杀绝更有用。

    他现在还不清楚,周家这潭水究竟有多深,是否藏着大修行者。把伤口诡异的李虎放回去,让对方看不透虚实,惊疑不定,这样他们父子会更安全,能争取到更多时间。

    他什么都不缺,只缺时间。

    徐凤年回到他面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感慨道:“我总算明白,你刚才为什么打断我,要亲自解决这场麻烦了……”

    “啊?为什么?”

    “原来是怕我抢走风头,你没法当众施展绝学啊!”

    如果这世间有“装逼”这个词,徐凤年此时一定会脱口而出。

    陈闲哭笑不得,“你想多了,我对……出风头不感兴趣!今天多亏你拔刀相助,帮我拖住三个敌人,不然,局面可能会很棘手!”

    他很欣赏徐凤年的豪侠性格,即使没有之前的巨额打赏,也愿意跟此人交朋友。以后如果有机会,他不是不可以给徐凤年说一说、另一个徐凤年的故事……

    “我信了你的邪!”

    徐凤年瞪他一眼,脸上带着笑意,“你刚才那一掌,似乎是佛门功法吧?就算是快破境的我,也难以抵挡它,多收拾几个蟊贼,还不是随便挥挥手的事?”

    陈闲不置可否,从这话里联想到更深的层次。

    发金光的就是佛法吗?这么说,或许我真的可以练一门佛法,当作明面上的幌子,这样谁都看不透我真正的底牌了……

    这时候,陈敬梓从屋里走出来,振声道:“多谢诸位朋友来捧场!犬子今天累了,还是早些散场,请明天再来吧!”

    说罢,他深深看陈闲一眼,又走回屋里。

    陈闲心头微凛,知道父亲这么做,肯定另有用意,于是向观众们道别,开始收拾摊子。

    徐凤年意犹未尽,走过来说道:“别当我是挥金如土的傻子!我猜得出来,你不闭门修行,肯抛头露面说书,应该是有难言之隐。如果手头紧,我可以借你一点!”

    陈闲手头动作一僵,抬头看向徐凤年。

    徐凤年怕他误会,急忙补充道:“别害怕,我不收你利息!只求你日后飞黄腾达了,还记得当年在天坑镇,曾经有一个姓徐的兄弟,很欣赏你这个人,这就足够了!”

    陈闲无言以对。

    这话说得太有水平了!

    姓徐的是在走心,还是看出了我的无敌光环?

    在他精神恍惚的时候,徐凤年扬长而去,没有等待他的回答。

    他收拾完东西,来到后院。

    陈敬梓端坐在石桌前,神情严峻,如临大敌。

    陈闲坐到对面,察觉出不对劲,问道:“爹,我今天做得不对吗?”

    陈敬梓摇了摇头,摩挲着指节,眼神复杂,“不,他们当众欺辱你,你出手自卫,没什么不对。但麻烦的是,周家的威严扫地,绝不会善罢甘休,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

    陈闲两世为人,明白其中的利害,问道:“周家最强的高手是谁?”

    陈敬梓不假思索,“家主,周大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