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巫泣 > 第4章、深不见底的密道
    第三口黑木箱的样式看起来比上面压的两只要更加老旧一些,箱体表面还绘制有暗红色的神秘蛇形图腾,似乎非同寻常。

    我蹲在地上正在观察,想要用铁条撬开,却未成想脑袋突然被重击了一下。

    嗡……

    我两眼一黑,双耳蜂鸣不已,脑袋里轰鸣不已,整个人就像是电击了一般,倒在了地上。

    “再给他两下!”

    我刚要爬起来,心窝又挨了三脚,不由小腹一阵抽筋,浑身都瘫软了,眼泪花控制不住的往外冒。

    刚才说话的声音非常熟悉……

    是之前那个勘察人员曼森。

    这个老黑浓眉大眼看着挺老实的,没想到他是这种人,竟公然入室抢劫。

    “要不结果了他?”

    一个粗犷的声音说着用膝盖抵住了我的脖颈,压迫之下我的颈椎都快要断裂了,我稍微侧头,看见一个白皮的金毛大汉,方形大脸,看起来像是五花肉一样,若非是命在旦夕,我看到他的那张嘴脸,都要笑出来了。

    曼森看了一眼嘴角流血的我说:“不用,我先检查一下箱子。”

    他说着快速打开了旁边的两口黑木箱,看到黄金和珠宝露出了贪婪的神色,他拿起扔在一边的铁棍,嘎嘣一声撬开了第三口黑木箱,翻看了几下说道:“全是一些烂脏货。”

    金毛大汉一拳砸在了我的面门上:“不想死,闭上你的狗眼!”

    我当场被打的快昏厥了,鼻血决堤一般冲了出来,脸上热乎乎的,耳边只有他们离开的脚步声……

    “我要报警!”

    但是,我浑身无力内脏仿佛碎裂了一般,根本无法站起来,连翻身也做不到。我的眼睛里一片血红,就像直视太阳后闭着眼的那种感觉,大脑之中更是一片空洞,整个人的魂魄仿佛被抽离了一般。

    “天降厄运,我果然活不过三十岁啊。”

    这是我脑子里浮现的第一个想法,没想到自己没死在血源诅咒上,却死在了两个盗贼的手里,简直是天意弄人。就在我浑浑噩噩的时候,房间里响起了窸窣窸窣的爬动声,那清晰入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漫来,我虽然看不见,但却感觉那是蛇,无数的各色毒蛇,在不断朝着爬动。

    啪嗒!

    一条手指粗的毒蛇爬上了我的脖颈,冰冷刺骨的寒气让人窒息,随后更多的蛇爬上我的头发,肩膀,爬进了袖子,跑进了内衣,钻进了裤裆……

    我整个人在地上颤栗着,魂魄也被毒蛇拉扯,仿佛要破碎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一阵嘶嘶声,在我身上缠绕乱爬的毒蛇受惊,纷纷从衣服里爬走了,我感到寒气扑面,有一条巨大的蛇正吐着分叉舌,很快缠住了我的身体,一股浓烈的异香让人感觉灵魂都沉浸在了其中,乌黑的长发在我的脸上拂动着,透着成熟女人的气息,我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了梦境中那个人首蛇身的美丽面孔……

    “她要吃了我吗?”

    我整个人被卷动着就像在大海中起伏,时而清醒,时而沉醉。

    哗——

    一束白光照进了我的世界里。

    我打了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夕阳晚照在东山上,辉映的院子里一片银白,我翻身而起茫然四顾,身上的伤竟然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我的眼睛落在了地上的血迹上,看了看打开的黑木箱,知道这一切并非是幻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伤竟然自动痊愈了。

    我想不出任何可能的原因。

    “必须追回那两口箱子。”

    我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手机屏幕破碎,好在是还可以快速拨号,我报案之后,不久来了一辆警车,因为是抢劫大案事态严重,到场的有九名警员,他们拍照勘查了凶案现场,留下一名女警员做笔录,其余几人去追捕盗贼了。

    笔录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女警员接到一个电话,她告诉我曼森是一名潜入交易所的海盗,在绿纱海湾见到了抛弃的越野车,他们已经乘坐海盗船离开了……

    我知道完了,黄金和珠宝算是打水漂了。

    现在就算是要交易所赔偿,没有证据也打不赢官司,只能吃哑巴亏了。交易所的人主动联系了我,我说明了具体情况,负责人还算是比较厚道,他说会向交易所的上级部门报告此事。

    我能怎么说呢?

    交易所又让人勘察了一次祖产,这次来的是那个女柜员,我只能默默接受现实了。

    几天后,警署打来电话,对于无法追回盗窃的财物表示遗憾,对十恶不赦的盗贼做出了最强烈的谴责,并且下发了通缉令。

    这算是彻底没戏了。

    我安慰着自己:“罢了,反正也活不了多久,钱财只不过是身外之物。”

    交易所最后做出了决定,会给我三万块的赔偿金。

    我早就想到了,他们是不可能按照我说的来,真要给黄金和珠宝估价没有几千万怕是下不来,他们是不可能大出血的。

    这天下着大雨,我给医馆打了电话,没有去上班,反正该教的东西都已经传授给几名学徒了,也正好借着天气不好撒个懒。

    我想起了第三口黑木箱。

    那天事出突然,做笔录到了很晚,后来就没进高祖父的房间,忙着与警署和交易所两边交涉,也没闲暇看里面是什么,连海盗都瞧不上,可想而知,里面是没有什么珍贵物品了。

    不过,还是有看一眼的必要。

    我打开了房门,每次走进这个房间,都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寒意,仿佛透着不祥。

    黑木箱依然在原地,我打开了箱盖,里面扔着几件破烂的衣服,上面沾着血迹,有不少抓痕和撕扯的破洞。我拿出来扔在了地上,并没发现任何黄金和珠宝,箱底放着一本厚厚的黑书,翻开后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扉页上写着一行行血字,字迹非常的模糊,不是简化的楷体字,而是古老的蛇形文,虽然无法读取内容,但从其形式来看,是一首十四行诗。

    这书的材质非常特殊,既不是寻常的纸,也并非兽皮,更不是绢帛或者丝织品,手触摸上去给人一种细腻的感觉,像是想象中情人的肌肤一样。

    我翻阅了一会儿,里面全是诡异的蛇形文,给人的观感像是一本谱图说明,因为上面有大量的黑色怪物插图,旁边配着神秘的符文,以及大量的血字注释,我不敢一直盯着看,这本书散发着一种恐怖的力量,仿佛是来自黑暗中一样,那种深邃的虚空之感,似乎可以将人的灵魂吸进去,我有理由怀疑这是一本出自深渊旅行者之手的黑暗书。

    如果不是疯子,谁能写出这种东西?

    黑暗书后面有9页是空白的,上面有不少墨点和血迹,仿佛受潮褪色了一般,最后3页不知道为何被撕掉了。

    这种残缺,更加吸引了我。

    不知道是谁撕掉的,又为何要撕毁?

    疑云仿佛潮水一般涌来,我竟然产生了要一探究竟的想法。

    我合上了黑暗书,拿起旁边一只布满血丝的水晶球看了看,似乎并没有什么稀奇的,比鸡蛋大不了多少,看着跟人的眼珠似的,这种纯度即便是真水晶也卖不了几个钱。

    木箱里还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我拿起来掂了掂,挺沉的,闻了闻,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沥青味儿,用打火机烧了一下,就是沥青。

    高祖父也真是的,将一块沥青放在箱子里做什么?

    我随手扔在了一边,拿其圆形的银质扁酒壶,拧开时酒香四溢,看了一眼,底部有金色的液体,不过因为放置的时间太长,已经变成了黏稠的蜂蜜状。

    在银酒壶的旁边,有一个很小的人首蛇身美女银制品,精致的五官栩栩如生,锻造工艺也是极为精湛,堪比核舟雕刻,从其形制来看,似乎是一把钥匙。

    除了这几样老东西,木箱中就别无他物了。

    我收物品之后,将破衣物扔进了黑木箱,搬到了屋外的房檐下,用扫帚清理放置箱子印记处的灰尘时,一块地砖竟然松动了,我索性取下之后,不成想,底下竟然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