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巫泣 > 第3章、第三口黑木箱
    我风风火火小跑着刚到家门口,又接到了交易所的电话,这次是一个叫曼森的男子打来的:“林先生你好,我是交易所住宅勘察人员,请问你家的准确地址是红湖古街72号吗?”

    我告诉他没错。

    却听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OK,我已经看到你了。”

    我回头看到一辆黑色越野车朝着我开来。

    “见鬼,怎么赶得这么急,好像要排队去投胎一样,我还没来得及收拾呢!”

    我得挡一挡才行,不然住宅评估非跌价不可。

    车上下来一个皮肤是咖啡色的黑人青年,他并非是那种香肠嘴的黑人,而是像杰克逊那种精致脸庞的男子,身高在一米八左右,非常的健壮。

    “你好,我是曼森。”

    “我是林兰。”

    自从西大陆遭到污染之后,各色人种都迁徙到了东大陆,如今这个年头人们对于肤色的关注已经很少了,因为两个脑袋的、长尾巴的、三只手的更惹人注目。而且,时刻有怪病爆发,危及这每一个人的生命,大家都艰难度日自顾不暇,谁还吃饱了撑的有时间管你是黑的白的黄的?

    为了祖屋能卖一个好价钱,我打算拖一下,对曼森说:“先将田产和果园评估测量,晚些时候再勘察房屋,你看怎么样?”

    曼森打了一个响指:“OK!”

    果园就在祖屋后面,有十多亩,另一边是田地,之前都租给了附近的农人,是今年才收回来的,只有一小片种了蔬菜,其余都荒了,蒿草比人还高。

    我带着曼森到了果园中,对他做了简单的介绍,然后表示了歉意,就回家了,让他一个慢慢评估去。

    可当我走进院子时,却发现昨晚扔在地上的黑布窗帘不见了,我往四周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到。

    更让我不敢相信的是,高祖父的房门我是用新锁锁住的,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开了,门环都被拽掉了一个,我推开房门看了看,地上灰尘中的诡异小脚印比之前更加密集了,而黑布窗帘竟然就在门背后。

    我昨晚就听到这边有窸窣声,难道是什么东西将黑布窗帘拖进来的?

    门是从外面打开的,还是从里面打开的?我查看了门环掉落的情况,根本无法判断它是怎么脱落的,这种未知给我的心底蒙上了一层黑纱,透着一丝莫名的惊悚。

    我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简直是活见鬼。

    我找来一个锤子,将窗户上焊接的铁条一根根敲了下来,随后将绘制了朱砂血图腾的黑布窗帘全拆了,生怕让人看到,抱到后院连同堆积了几块破木板一把火烧掉了。

    我爬到楼顶看了一眼,曼森还在果园里转悠,看样子正在统计果树,要做全面的评估。我回到房间里用扫帚将灰尘彻底清扫了一遍,整个人灰头土脸的,洒了水,又扫了二遍,鼻孔嘴巴里都是灰,有些碜牙,吐的唾沫也是黑糊糊的,足足忙活了大半个小时才搞定。

    这时,门外响起了越野车的声音,我刚洗完脸,正拿着手巾擦脸,曼森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后院的方向:“刚才我在果园时,看到这边黑烟滚滚,没事吧?”

    我笑了笑:“堆积的半竹筐垃圾,让我给烧了。”

    曼森从手提包中拿出两份表格递给了我:“这是我勘察的果园与田产情况,你核对一下看是否有缺漏和不妥之处,我好及时修正。”

    表格做的非常详细,果园有多少亩,苹果树多少棵,梨树多少棵,桃树多少棵,杏树多少棵,都事无巨细的列在上面,并且注明了大树、小树、树苗,田地测量比祖产公测的还多出三分地(以前是用步子测量的大概亩数)。

    我对曼森说道:“全都没问题。”

    他对我说道:“那好,我勘察了房屋之后,会将所有资料整理成档案。”

    我带着他里里外外勘察了一遍,曼森在进入高祖父房间时,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浑身颤抖脸色发白,面皮抽搐个不停,我问他怎么了?他咬着牙对我说没事。

    他拿着相机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说道:“我们去别的房间吧。”

    勘察分为三部分,测量,拍照,还有口头材料。

    房间里的家具,院子里的花草,都进行了全面描述和登记造册,完成所有的工作已经是下午五点,我目送着曼森的越野车离开后,才锁了大门去了街边的小酒馆。

    女侍者见我进来便迎了上来,问我今天吃点儿什么?

    我来小酒馆,并非是来吃酒,而是来吃饭的。

    虽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经常在这里吃饭,也算是脸熟,我对她说一碗牛肉面,再要一刀凉拌猪耳朵,一小碟咸菜。我的饮食非常的简单,几乎每天都是这样,他们这里的小咸菜非常脆爽可口,牛肉面也很地道,同时四周萦纡着淡淡的酒香,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

    老板娘见了我相视一笑:“来了。”

    我也抱以微笑:“来了。”

    每天都是这样简短的问候,也仅此而已,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往,对她来说,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客人,对我来说,也一样,只是来吃饭,并没有太多别的心思。

    不久,牛肉面端了上来,我是这里的老客人了,因为每天光顾,碗里的牛肉要比旁人多几片,算是一种无言的优惠。我向女侍者要了一小碗酸汤,吃着面,就着猪耳朵和小咸菜,不时喝一口酸汤,简简单单,平平淡淡。

    高祖父的房间里有三口黑色的木箱,摞在一起,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吃罢饭回去之后,我趁着天色尚早,便来到了高祖父的房间里,用铁棍撬开了最上面的一口黑木箱,当看到里面堆满黄金时,我差点儿花了眼,整个人身体都有些发抖。

    我不是贪财之人。

    可是,面对如此多的黄金之时,竟然颤栗了。

    这一箱子的黄金起码有千两,换成纸币的话,估计价值千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合上了箱子,用了吃奶的劲儿才搬下来,然后撬开了第二口木箱,里面竟然是各色宝石和珍珠,以及我不认识的一些发光珍宝,看起来价值连城。

    经过刚才那箱黄金的冲击,我镇定了几分,盖上木箱后搬了下来,想看一下第三口木箱里有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