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巫泣 > 第2章、血祭图腾徽章
    我推开房门之后等了片刻,房间里潮湿的土腥气散去了不少,这才走进房间,除了门口那一小片亮光,整个房间是一片昏暗,连通风口都没有,更不用提采光的事儿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房间里的所有黑色窗帘背后,都焊接了拇指粗的螺纹钢,就像是一个隐藏在祖屋中的牢房似的,也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事儿,难道他们是将高祖父当囚犯对待的?我用力拽了几下窗帘,黑布上抖落的灰尘呛的我直咳嗽,发觉手指间黏糊糊的,仔细一看好像是某种油性液体,散发着一股防腐剂的怪味。

    我使出吃奶的劲儿,双手用力扯了一下,嘶啦一声黑布落了下来,我从密集的钢筋中费了套被罩的耐心才将其取出来,双手沾满了那种散发着异味的油性液体,将一大团堆在一起的黑布抱出去扔到了院子里,常年的行医没时间锻炼,我的身体差的要命,外加血源诅咒的导致的心理负担,此刻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种情况是我在上学时无法想象的。

    偶然间,我瞥见黑布上竟然还有暗红色的图案,借着暮色仔细看了看,以我从医的经验看,这暗红色的图案像是朱砂混合了血液绘制而成的,更准确的说是掺了人血。虽然久经岁月的侵蚀,但因为附着的油性液体,依然可以闻到熟悉的血腥气。

    “在窗帘上为什么要弄这么恶心的东西?”

    我将黑布在院子里的地砖上铺平之后,发现这并非是简单的装饰花纹,而是一幅极为完整的祭祀图腾,九条衔尾蛇形成了一个闭环,当中用五色颜料绘制着两个人首蛇身的尾交之神,形象非常接近伏羲女娲,但却表现的更为夸张狂放,透着原始的气息和野性。

    而且,在图腾的四周还有大量的无法认知的符文,看起来比甲骨文更加的古老,透着河图洛书的数形图阵,用虚实变化反应了阴阳之象,虚则为圈,实则为点,我只看了手边的一个符文图阵,就感到头晕眼花,虚一,实六,虚三,实八,实二,虚七,实四,虚九,虚五,实十……

    而且,每一个符文的排列组合变化万方,包含着无数的象与数。

    不过,也是有一定规律的。

    那就是阴阳交替,无一不透着天人合一的思想。

    我的专业虽然是巫医,但其中也涵盖了大量远古时期的文化和思想,包括星象,占卜,术数,阴阳,节气等等,因为巫医讲求的是天人合一,阴阳大论,上工治未病,要将人放在整个宇宙大周天中研究。

    不过,我对于符文并没有深入的研究和学习,虽然可以看出一个符文的组成单元,但却无法读出其名,更不知道当中潜藏的深层的涵义。

    但仅从所见来推断,这神秘的图腾和符文,应该是与蛇神密切相关的,朱砂有辟邪的作用,而且掺杂了血进去,极有可能是一种用来镇魔的血祭图腾徽章。

    我看了一眼身后房门大开的老屋,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从未想到这种血祭的镇魔图腾,会出现在我的家里,而且一直伴随我长大,而我竟然毫不知情。

    再次回想老祖母说屋里有鬼的叮嘱,不觉背心汗渗渗的,皮肤上好似有虫子爬动一般。

    我起身之后深吸了一口气,脚下的黑布仿佛是毒蛇一般让人有些不敢再触碰,走上台阶看到屋里灰尘上诡异的小脚印时,越发觉得教人害怕了,那脚印看起来不像是脚印,倒像是孩童用小手印出来的。

    我看了一眼逐渐暗下来的天空。

    “明天再清理吧!”

    说实话,我心中充满了恐惧,在这样一座寂静的古屋中,都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我从新找来一把锁,关闭房门之后拉起两只门环,锁了起来。

    仿佛做了一件什么大事似的。

    在房门被锁上了这一刻,我竟然安心了不少,从屋檐下往回走时,我在扯掉黑布的窗口有意无意的扭头往里看,透过焊接密集的钢条,发觉房间黑暗的角落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刚才并没有留意房间里的东西,封闭多年有活物的可能性不大,一定是疑心生暗鬼,是自己的心理在作祟。可是,房间里那五指清晰的脚印,又怎么解释?

    夜里,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会儿觉得院子里有脚步声,一会儿觉得门口站着人,一会儿又觉得床底下有什么东西在喘气。一闭上眼,就感觉房间里鬼影幢幢,甚至有人僵直的站在我的床边……

    我开了灯,大着胆子排查了一遍,没发现任何的异样。

    “我疯了吗?”

    这种无法入睡的状态,实在是太折磨人了,简直让我苦不堪言,合眼后满脑子的幻象犹如放黑白电影一样。

    我从床头柜里翻出一本精装典藏的绣像古书翻看了起来,以前读着都是各种春色艳情,但今晚不知道怎么搞的,翻一页,不是和尚就是老道,除了法会就是葬礼,瞥了一眼目录,尽显晦气,譬如什么占鬼卦、烧夫灵、魇胜、丧身、祭兄、埋尸、新坟……

    别说排忧解闷,这破书,看的身子凉了半截,侧耳一听,好像有窸窸窣窣的爬动声从高祖父的房中传出,吓得我险些没当场去世。

    我不知是因为情绪过于紧张还是怎地,竟然感到万分尿急,现在别说去茅厕,我连房门都不敢出,找来洗脚盆,一泡热尿全浇到了里面,放在门口,灯也没关,蒙了头就睡,将被子当成了百邪不侵最后的防御堡垒,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死就死吧!

    这种事儿,太荒唐了。

    说给旁人听,一定会被笑掉大牙。

    这像是一个年近三十的大男人做出来的?

    我的胆子实在是不大,至于有多狼狈,没人知道,反正是捂出一身臭汗来,背心都沾在身上了,不知怎么就睡了过去,还做了一个古怪的梦……

    梦里我身处在一个狭窄的透明怪洞中,里面充满了水,我只能像鱼一样在水中游动,几乎无法掉头,只能不断的往前,往前,再往前……与其说是游,不如说是爬更确切一些,也不知道几时,我的四周竟然长满了绿色的水草,而且里面还有无数花花绿绿的小蛇,我生怕被咬一口,努力爬行着躲避,当我冲出透明的怪洞时,却掉入了深蓝的水底(潜意识告诉我这里是一处子宫),这里并没有鱼群,也没有珊瑚和海贝,只有密不透风的水草,在蓝色的水中不断招摇着,而且每一条水草,好像随时会变成蛇。我奋力往前游走,双脚乱蹬着,却发现前方浮动的水草之中,一个人首蛇身的美人脸正冲我的笑……

    我顿觉头皮一阵发凉,怪叫一声惊醒了过来。

    原来,自己依然躺在床上,被子都让我给蹬到地上去了,浑身被冷汗打湿,紧闭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我是被清晨的冷风给吹醒的。

    我抹了一把脖子上的汗珠,有一种劫后余生的茫然之感,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真实,似乎遥不可及,可是又感同身受,不知怎么地,我竟然非常享受那种恐惧之后的快感,痴迷中大有再来一次的冲动。

    下午,我正在医馆给几个学徒讲解人体口腔毒蘑菇肉瘤的解剖和切除手术,这是最近才流行的一种怪病,病因如同大多数怪病一样,均是未知的。这种急性的肿瘤,没有特效药,只能用切除来救治,不然患者的口腔内会长满乳白色的肉瘤,像一朵朵小蘑菇似的,一破裂就会淌黄水,非常容易感染。一旦处理的不及时,或者处理的手法不当,都会造成大面积感染,毒蘑菇肉瘤会堵塞人的呼吸通道,有发现的晚的患者,肺里都长了这种恐怖的毒蘑菇肉瘤,几天后便会死亡,让人不敢直视。

    我做了详细的剖析,并把最近会诊的病例以及图谱分发了下去,叮嘱他们务必认真研究。

    掌柜的从医馆的里间走了出来,我的便装挂在里面的衣架上,手机装在里面,他告诉我有人打电话。

    我反复叮嘱了几名学徒,回到里间看了一眼陌生来电,翻看短信之后才得知是交易所打来的,我回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那名女柜员,他问我是否方便,因为交易所的人员将对我家的祖屋进行全面的勘察和评估,我告诉他没问题,然后跟掌柜说了一声,便打车匆匆回了家,可不能让评估人员看到院子里扔的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