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满级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 第336章 太快乐了
    绿茶就是绿茶。

    葛晓文那么一说,目的还是达到了。

    纪文炫不禁问她:“哦,你,帮夏至,是什么事啊?”

    葛晓文双手抱着书轻轻理着,嘟着红艳艳的小嘴,委屈巴拉的说:

    “上次那个魔术表演,不知道怎么的,让县团委宣传部知道了,现在通知学校了,说十一县委搞庆祝活动,让我们去表演,学校通知了我,可我和夏至好说歹说,夏至就是不肯去。”

    绿茶蛊惑人心的本事,真的是天生的。

    葛晓文刚才根本就没提是什么事,现在在纪文炫面前,却立马说成了是葛晓文给机会,但夏至不肯去。

    夏至看向她,对她这一手搞事非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

    她笑了起来:“呵呵,葛晓文,你不去说相声,真的可惜了。不不,你更适合演戏,全世界欠你一座小金人,加油,你可以的!”

    夏至说话间,一只手指悄悄的往下指着,移动了几下;另一只手扶了扶书包肩带,步履巧妙的饶过挡在身前的纪文炫,走了。

    纪文炫正沉浸在夏至的笑容里。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即便他母亲三不五时的对他耳提面命,不可以和这个山里孤女接近,但是他的心,还是常常想着她,变着法子的想要接近她。

    前几天被七班的那个物理老师骂了,让他退却了一下。

    但刚才在走廊那边看见夏至和葛晓文说话,他立马觉得,是一个再正经不过的机会了。

    果然,夏至还笑了。

    她笑起来,可真好看啊!

    而葛晓文,气得要晕过去了。

    自从教师节魔术表演以来,已经有无数不知内情的人,向她表示了祝贺和好奇。

    人们都分外相信,夏至在表演结束后说的那几句话,是真的,这节目,都是葛晓文的主意。

    毕竟夏至名不见经传,而葛晓文是公认的校花,又是学生会的成员,在学校内外都有点知名度,所以大家觉得,看准葛晓文,上去猛夸就对了。

    而葛晓文,又特别的喜欢别人夸。

    这越夸,她越是不愿意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导致最后她自己都相信了,这个魔术表演,真的就是她配合着夏至才完成的。

    但想不到,这个节目还让县团委看上了,联系了学校,要她们排练排练,在县委的十一庆祝晚会上表演。

    这是一个出名的机会啊!

    葛晓文的爸爸妈妈知道了,都激动不已,在家里进行了各种臆想。

    那那,县委活动会请地级市委的领导来的啊,弄好了,万一上级领导也看中了呢?一来二去,再万一省级的领导也看中了呢?

    再再万一,照这样搞下去,说不定上春晚都是有可能的啊!

    葛晓文的爸爸妈妈不淡定了,葛晓文当然也无法淡定了。

    但只有葛晓文心里清楚,这个节目,她一个人完不成,必须找夏至。

    尽管她心里对夏至一百个看不起,她还是得找夏至。

    但她拉不下脸来求人。

    本来,她拉住夏至,被夏至冷漠的拒绝还想不出招呢,正好纪文炫凑上来,葛晓文立马借题发挥了。

    她刚才可想的好好的,这可是县团委下达到学校的任务,必须完成,要是夏至因为她之前没说清楚而表示生气,就能让纪文炫看见夏至狰狞的嘴脸;

    要是夏至想在纪文炫面前好好表现,那么就会答应下来;

    嘿嘿,两全其美。

    可结果,夏至给了两句玩笑似的话,竟然走了!

    而纪文炫看着夏至的眼神,还那么的热烈!

    葛晓文气得紧紧握住拳。

    但是不能让夏至走啊,一走,上春晚的机会就没有了啊!

    葛晓文故伎重演,再次喊住夏至,要追:“哎,你别走……啊!”

    葛晓文刚抬脚,立马觉得不对劲,但已经迟了。

    她大叫着,整个人向前扑去。

    还好纪文炫站在一旁,拉了一把,但事出突然,纪文炫人不够高大,没有完全扶住葛晓文,两人跌跌撞撞的挣扎了几下啊,最终一起摔倒在了走廊上。

    “啊……哎哟!”

    极大的响动,引得走廊上的同学奔过来看:“哎,你们怎么回事啊?”

    纪文炫喊着:“哎哟,你们先帮忙把人扶起来啊,哎哟,压死我了。葛晓文你怎么回事啊,走路也能摔倒?”

    葛晓文又羞又恼,一边借着旁边女同学的手爬起来,一边委屈的说:“刚才我鞋带好像松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小心绊了一下。”

    纪文炫扶着腰从地上坐起来,看看她的鞋带。

    确实,两只鞋带都松开了,左右脚的两根鞋带还给绑在一起了。

    但是,一双走动中的鞋子,两边的鞋带能绑成这样程度,这是松开了多久没发现才会形成啊!

    纪文炫生气的瞪她一眼:“你可真够邋遢的,嘶!”

    他扶着腰走了。

    葛晓文:“……!”

    众人:“……!”

    ***

    夏至一整天都心情特别的愉快。

    一早遇见葛晓文和纪文炫的事情,根本不足以影响“弟弟和我通话了”这样的人间欢乐。

    她上课听讲都是笑眯眯的,下课看谁都是笑眯眯的,以至于朱棠小心翼翼了一天,终于在这样的笑容里,敢提出问题:“夏至,跟你问个事。”

    “啥事?只管说。”

    “我妈妈那个朋友,听说你的药两千一瓶,还是想买,但是问一声,能便宜点不?”

    夏至心情实在好,拍拍朱棠:“这样吧,看在你的份上,便宜两百,一千八。但是只能买简装的,就是百雀X那样的包装。要就要,不要拉倒。”

    “好的,我会告诉她的。”

    下午池骋来上课。

    夏至心情好得压不住,极其难得的,对着他笑。

    认真讲课的池骋:“……”我衣服穿反了?

    等他悄悄的看看,一切都好好的,但夏至还对着他笑,他心里突突的:夏至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小丫头笑起来真好看呀,如满树花开,如星河璀璨。

    他对着谁都严肃的脸,对着夏至的笑容,完全板不起来。

    池骋便也笑,语调轻快的讲他的电机,笑盈盈的喊同学起来答题,温和亲切的给学生们解题。

    一节课结束,女生瘫倒一片:“啊,我死了,池老师竟然会笑,真好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