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144章 斩群鬼,祭冥轮
    周越瞥了眼摇摇欲坠的城堡天花板,随后道:“七王子也不一定真的魂飞魄散了。要是七王子的魂魄真不在了,黑无常为何要保留那张地铁卡?它肯定是有办法复活七王子。”

    ……真的吗?

    黑夫长目光闪烁,盯着周越的眸子里渐渐生出一丝希冀……你说得没错,那可黑无常啊!天大地大没有无常大的黑无常大人!它一定会有办法!一定会有!

    随着黑夫长收敛气势,城堡也停止住崩塌的趋势。

    被踩着尾巴的黑巫祝脸上浮起不屑……做梦。就算黑无常前辈,也不可能复活七王子。

    黑夫长冷冷瞥了眼黑巫祝……来猫,将它丢入梦魇冰火之中,绝刑之。

    黑巫祝脸色陡变……你敢!黑夫长,你若敢动我,就是不遵王命,以下犯上!你们谁敢动本猫!想要背叛京城黑猫一族吗!

    正要走向黑巫祝和母猫的黑猫护卫们面面相觑,踟蹰不前,眼里露出为难之色。

    ……王命?呵呵,我黑夫长认大王,认王后,认七王子。唯独不认二王子那头奸猾小猫。

    ……想让本猫遵从王命,那好啊。

    黑夫长低声嘀咕,余光落向周越手中的小黑猫。

    也只有离得最近的周越听到了黑夫长的嘟哝。

    周越心跳猛然加快,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从他心底升起,黑夫长它该不会想……

    就见黑夫长缓缓抬起前爪。

    黑巫祝长长地松了口气,正要出言讥讽,头顶的巨大猫爪猛然下坠。

    啪!

    黑巫祝被黑夫长一掌拍成肉泥。

    在群猫毛骨悚然、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黑夫长向北立起,前爪抱拳而拜。

    三拜之后,黑夫长朗声道:

    ……黑夫生于京都,三代为将,拱卫王庭,镇守京畿,不曾有一日懈怠。

    ……承蒙先王厚爱,赏赐灵饵,传授绝技,绶以将衔,王之恩典此生难报。

    ……今有二王子不遵先王之命,不守猫族之德,欺兄逐弟,血脉相戮,自立为王。

    ……黑夫不能追随先王于泉下猫冢,当照先王遗命侍奉七王子,另立猫族王庭于南方,肝脑涂地,以死报之。

    ……今我猫族兄弟姊妹,若不愿相助者,大可离去,黑夫誓不追究。

    ……若愿助我黑夫长立南方王庭,辅佐七王子为我猫族共主者,可与本猫一同豹化,以证彼心。

    周越深吸口气。

    不出所料,这黑夫长果然被逼反了。

    竟想要在南方另立黑猫一族的王者。

    而自己居然全程参与、见证了京城黑猫一族的分裂!

    话说回来,黑夫长这厮还挺有文采的。

    被周越抱在怀里的小黑猫也深受感染,双眼通红,眼泪汪汪:“好感动啊,我竟然不能控制自己了,一定是被这小懒猫的潜意识影响了。对了周越,那头大猫呱啦呱啦喊啥呢?”

    周越没有理会没文化的明霄宇,密切关注着城堡中上百头黑猫的反应。

    喵!

    之前阻拦住周越的那名护卫模样的黑猫率先走出,身体一晃,涨了七八米,宛如一头黑豹,来到黑夫长身旁,仰天咆哮!

    第二头黑猫也跟着走出。

    紧接着第三头,第四头,第五头……

    一百多头黑猫悉数来到黑夫长身后,身形变大,北望而啸,目光决绝。

    被俘虏的那头母猫惊骇地看着这一幕……疯了疯了,你们是要造反啊!

    水猿阿辉四友同样满脸震撼。

    阿辉更是忍不住嘀咕道……四大王族中最团结的黑猫一族,竟然分裂成京城黑猫与南方黑猫两派!这是要变天啊!始作俑者竟是一个人类!可怕的狗语者!

    另外三友也都嘀嘀咕咕,不时瞥向周越,目光古怪。

    周越脸色一僵:“喂,关我屁事。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

    这时,黑夫长转身朝向周越……今立南方王庭,建都南方地下灵界,狗语者为证!

    一百多头黑猫同时转身看向周越,大吼……狗语者为证!

    狗语者周越头皮发麻,连连摆手:“喂喂,别扯我啊,这锅我可不背。”

    黑夫长走到周越身前,低头凝视,目光深邃……你与我南方黑猫一族有缘,更与七王子有缘。狗语者,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南方黑猫一族第一任猫粮树守护者了。

    “啥?”周越有些懵。

    黑夫长哪管周越有没有听明白,口中念念有词。

    身后众黑猫也跟着低声吟念起来。

    一颗种子大小的树苗破空而来,钻入周越额头,随后缓缓浮现于周越手腕处,形成了一颗小树苗模样的印记。

    水猿阿辉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喃喃道……猫粮树守护者不就是猫族国师吗,黑夫长是疯了吗。

    黑夫长笑吟吟道……呵呵,从今以后,咱们便是一家人了。放心,猫粮树守护者只是一个象征,本猫不会要求你做什么。

    其余一百多头黑猫看向周越的目光也变得亲切起来。

    毕竟,这是它们新一届的国师大人。

    周越复杂地看着手腕:“这玩意儿能消掉吗?我妈要是知道我纹了纹身回头一定会打死我。”

    他话音刚落,树苗印记缓缓消隐。

    周越长舒口气,他可没开玩笑,不准纹纹身是家规之一,仅次于不准早恋。

    “你让我当什么守护者也行,不过事先可要说好,我可不想牵扯进你们猫族内部的纷争。”周越道。

    他也看出此刻自己受制于黑夫长,先假装应下再说。

    ……您是猫粮树守护者,地位只在新王之下,与本猫平起平坐,您说什么就什么。

    周越看着笑眯眯的黑夫长,总觉得这头外表鲁莽的黑猫没安好心。

    周越轻咳一声道:“我帮了你们这么一个大忙,总不能没点表示?我看你们这里灵饵挺多的,给本守护者打包几百吨带回去啃啃呗?”

    黑夫长笑道……守护者大人请见谅,这些灵饵还没到成熟的时代,本位面唯一能食用的灵饵就只有生长于遗境的奇迹果实。

    ……不过,本猫已经为守护者大人准备好了一份薄礼。

    ……毕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