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老婆是女学霸 > 第264章 叔,不进屋睡吗?
    夜,

    林帆穿着自己老丈人的衣裤,来到了一间卧室,舒舒服服地钻了进去,这一天...对于他来言,其实收获还是蛮巨大的,首先开心了一会儿,其次见到了女朋友的父母。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小...自己的领导就是自己的老丈人。

    怪不得...

    他对自己这么好。

    这时,

    林帆突然收到了柳云儿发来的微信消息。

    云:喂?睡了吗?

    林:刚刚洗完澡,钻进被窝里面。

    云:呃...

    云:我睡不着。

    云:你...你快点到我房间来,我给你开了门。

    林:这样不好吧?在你爸妈眼皮子底下,我溜进你的房间,这...这会不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云:你...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云:来不来?

    林:来了...稍等。

    林帆掀开自己的被子,轻轻地打开了房间的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果不其然...大妖精的门是虚掩着的,看来她早就有点蠢蠢欲动了。

    “宝贝?”

    “我来了!”

    虽然此刻漆黑一片,但依旧可以看到床上躺着人。

    “快点!”

    “别磨磨蹭蹭了。”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

    下一秒,

    林帆便直接钻进大妖精的被窝里,而他刚刚躺进去没多久,大妖精就忍不住往林帆的怀里钻,紧接着找了一个自己最舒服的位置,默默地贴在他的胸膛上。

    “宝贝?”

    “话说这里我似乎没有来过。”林帆抱着大妖精,认真地说道:“你家有两套房子吗?”

    “只有一套。”

    “你之前去的就是我们家的房子。”柳云儿说道。

    “那这里呢?”林帆问道。

    柳云儿抿了抿嘴,沉思了一下...说道:“这栋别墅是申市提供的,我妈...我妈是申市的市长。”

    听到大妖精的话,林帆浑身颤抖了一下,一脸惊恐地看着怀里的云儿,问道:“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啊?你说夏姨是申市的市长?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骗你做什么?”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不相信就算了。”

    “不是...”

    “这...这有一点...”林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谨慎地说道:“有点匪夷所思了,你说我...我竟然泡到了申市市长的女儿,这说出去没有相信啊,人家肯定会觉得我是个神经病。”

    “哼!”

    “所以你要听话一点。”柳云儿嘟着自己的小嘴,气呼呼地说道:“敢对不起我...分分钟把你抓起来!”

    林帆皱着眉头,认真地说道:“不对啊...那你为什么住公寓?”

    “我...”

    “住公寓是因为我嫌爸妈一直唠叨。”柳云儿无奈地说道:“天天催我找男朋友,催着有点烦了...就知道搬出来了,谁知道竟然搬到了你对门,真是气死我了...”

    林帆尴尬地笑了笑,把大妖精给抱得更加紧了,温柔地说道:“看来...咱们俩是命中注定的啊。”

    “白痴...”

    柳云儿白了一眼,静静地躺在林帆的怀中,就在这时...突然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浑身的肌肉都绷住了。

    “你...”

    “你别摸了...”柳云儿的声音有点发颤,同时带着一丝酥麻。

    “嘿嘿...”

    林帆凑到大妖精的耳边,笑嘻嘻地说道:“宝贝...你的屁屁好圆氵闰呢。”

    下一秒,

    一股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疼得林帆倒吸一口凉气。

    “哎呦呦...”

    “疼疼疼...”林帆痛苦地求饶道:“我...我错了,以后不摸了。”

    “...”

    “流氓!”柳云儿满脸绯红,瞥了一眼林帆,轻声地说道:“以后...以后一天只准摸两次。”

    林帆愣了一下,随即一脸猥琐地说道:“一天摸两次,一次摸十二个小时吗?”

    听到林帆这番话,

    气得柳云儿又狠狠拧了一下他的腰间肉。

    “别给我得寸进尺。”柳云儿气呼呼地说道:“天天就知道欺负我...你要是把欺负我的精力,拿出一半去做科学实验,你早就成为大科学家了。”

    “我不想成为科学家,我想成为...登山者、攀岩者、深渊探险家。”林帆认真地说道。

    这...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柳云儿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嘿嘿...”

    “就是...”林帆凑到了柳云儿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刹那间,

    柳云儿羞到满脸通红,紧接着便抓起林帆的胳膊,直接一口咬了下去。

    “嘶~”

    “不行了...快松口!”林帆疼得满脸扭曲。

    “哼!”

    “知道疼就行。”柳云儿气呼呼地说道。

    这时,

    林帆的表情有些紧张,小心翼翼地问道:“宝贝...我...我可能要去医院了。”

    “啊?”

    “你...你不舒服吗?”柳云儿顿时慌了。

    “不是...”

    “我要去打狂犬疫苗,不然...会得狂犬病的。”林帆认真地说道。

    顿时,

    柳云儿反应过来,气得她伸手拧住了他脸颊,使劲一通揉捏。

    “气死我了!”

    “在我家里竟然还那么嚣张!”柳云儿满脸恼怒地说道:“弄死你!”

    在柳云儿的蹂躏下,林帆还算英俊的面容,不断发生着变形...几分钟后,大妖精似乎有点累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唉...”

    “下楼帮我倒杯水。”柳云儿气喘吁吁地说道。

    “嗯...”

    林帆掀开被子,从柔软的席梦思下来,一路来到了客厅,结果看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自己的老丈人裹着被子,竟然躺在沙发上玩手机,那孤单寂寞的样子,看着真是令人开心啊。

    “...”

    “叔?”

    “不进屋睡吗?”林帆满脸得意地问道。

    “你是不是在故意嘲讽我?”柳钟涛放下手机,撑起自己的身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林帆,愤怒地说道:“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最后竟然把我给卖掉了。”

    林帆尴尬又不失礼貌地说道:“我也无奈啊,不然睡在这里的就是我了。”

    “唉...”

    “太难了。”柳钟涛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小林啊...以后咱们两人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

    “...”

    “那怎么办?”林帆坐在边上,愁眉苦脸地说道:“听云儿说夏姨是市长,要不...叔,算了吧...咱们老老实实做人吧,我们都不是武松,打不过这两只母老虎的。”

    柳钟涛白了一眼,满脸不屑地说道:“怂了?虽然她是市长,但她还是我老婆,你的丈母娘呢,慌什么...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咱们老实一点,不能再被抓到了,再被抓到...可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嗯!”

    “我也是这么想的。”林帆看了一眼柳钟涛,小心翼翼地说道:“叔...我们能不能签署一个协议?我和你相互都掌握了足以毁灭对方的证据,所以...我们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动用这些证据。”

    “好!”

    “我先发誓...我不会动用这些证据的。”柳钟涛认真地说道。

    “我也是!”林帆随即说道。

    这时,

    林帆突然想到了什么,谨慎地问道:“叔...云儿送我的手表、摩托车、西服,该不会都是你的吧?”

    说到这些东西,

    柳钟涛的情绪有点激动,满脸恼怒地说道:“这不是废话吗?你还真以为是你女人买来送你的?全是从我这里骗去的。”

    “...”

    “我说呢...你看到那些东西,好像整个人有点失魂落魄。”林帆笑了笑,默默地说道:“要还给你吗?”

    “算了。”

    “都是自家人。”柳钟涛叹了口气,严肃地说道:“刚才我思考了一下,咱们三个人为什么被轻轻松松给你丈母娘玩弄于股掌中,我认为...咱们三人都是贪生怕死、贪图享受之辈。”

    “...”

    “所以呢?”林帆问道。

    “所以!”

    “我计划着咱们三人去蹦极,练练胆子。”柳钟涛说道。

    林帆沉默了一下,小声地说道:“叔...我退出铁三角还来得及吗?”

    “手表、摩托车、西服西裤,通通还给我!”柳钟涛没好气地说道。

    “...”

    “生是铁三角的人,死是铁三角的鬼,心中燃着铁三角的魂!”林帆认真地说道:“我参加!”

    “很好!”

    “这个活动的代号叫做...虎胆龙威,你觉得怎么样?”柳钟涛问道。

    林帆点点头,笑嘻嘻地说道:“可以,听着就有点霸气。”

    这时,

    林帆忽然意识到自己下楼是来干什么的,急忙站起身子,说道:“聊得太久了...差点忘了干正事。”

    说完,

    拿起茶几上的杯子,默默地离开了。

    没一分钟,

    林帆便端着水杯,路过柳钟涛躺着的沙发,还没有走几步,突然回过头问道:“叔?一个人睡沙发寂寞吗?”

    “...”

    “你不也是一个人睡吗?和我有什么区别?”柳钟涛没好气地说道。

    林帆笑了笑,贱兮兮地说道:“没有呀...你女儿让我溜进她的房间,抱着她一起睡。”

    “...”

    “麻溜地赶紧给我滚!”柳钟涛气得半死。

    “嘿嘿~”

    “走了走了。”林帆也不敢太过分,万一把老丈人给气得好歹,那就完蛋了。

    就当林帆刚走到楼梯口,突然...柳钟涛开口了。

    “小林!”

    “我突然有一股强烈的预感,你可能很快就会内赶出来,然后和我一起睡沙发的。”柳钟涛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