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大秦之盖世剑圣 > 第745章 兵魔神(下)
    “黑麒麟是我认识的一个妹妹,但是我为了她,的确是没有想那么多,没有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那份恩情。”丽姬眼中有些回忆了,当初面对着仇人的追杀,就是她义无反顾的救了黑麒麟。

    “她应该没事吧?”一想到黑麒麟,丽姬开口问道。

    盖聂笑道:“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而且现在的她正在和荆轲在一起,好像一直在寻找你。”

    丽姬轻轻的咬了咬牙。

    但是盖聂不知道的是,荆轲和黑麒麟已经离开了,黑麒麟加入了逆流沙,寻找丽姬的,也只有荆轲一个人了。

    “不管如何,现如今的你,既然没有事,如果荆轲他们要是知道的话,恐怕也会为此而高兴的。”焰灵姬走了过来,笑吟吟说道。

    丽姬用力的点点头,“荆轲是我的师哥,在我的心中,他就是如同我亲哥哥一般,我一定要找到他…”

    “呵呵,你这一去,恐怕最为头疼的人,我想最为头疼的人,应该就是小万了。”一直没有开口的吕老伯,笑眯眯说道:“你这一走,将天毒宗的所有重担,可都丢给了那个小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可不是一个喜欢约束之人。”

    丽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去吧,以后如果要是找到了荆轲,可以来秦国找我们…”盖聂开口说道。

    小天明在一旁乖乖的站着,很是乖巧的她,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这是他们大人的事情。

    “好,等我找到了师哥,一定会去找你们的!”丽姬又是浅浅的笑了笑,又是和他们道别之后,离开了这里。

    “这位前辈…”盖聂又是看了看吕老伯,他能够感受到,这个吕老伯很不简单!

    最让盖聂感到不简单的,就是这个吕老伯,他很神秘。

    “我是不能走了,我想了想,还是跟着你们吧,毕竟天明那么喜欢机关术,不说别的,就说我的一身机关术,也要传授给了她之后,我在离开也不迟!”吕老伯笑眯眯说道。

    “也好。”盖聂点点头,他现在心情大好,不但有了个女儿,连焰灵姬都找到了,所以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并没有打算直接回秦国,而是在边境小镇那边休息了几天。

    这几天的时间,盖聂一直都在和焰灵姬亲切,十多年没有见,可见两个人的心中,有多么的渴望,又有多么的思念。

    至于小天明,这几天她可就悲剧了。

    她本来以为,在自己父母团聚之后,自己可以过几天快乐的生活,但是可惜的是,她错了!

    因为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天明一直都在和吕老伯在一起,一直在教导她学习机关术。

    虽然在开始的时候,小天明有些不太情愿,但是她也是知道,自己的爹娘分离那么久了,自然要留一点时间给他们。

    小天明虽然年龄很小,但是她也是一个心细之人,毕竟她从小都和师父,焰灵姬在一起,比普通的孩子,都懂事的多。

    这几天倒是很平静,吕老伯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毕生机关术,都传授给了小天明,虽然这有些操之过急,但是小天明倒是不怕。

    凭借着这一点,就已经说明了,小天明以后的机关术本事,远比他吕老伯,还要厉害许多。

    ………

    一片空地之处,卫庄的身影缓缓浮现出来,他一步步的走着,而在他的身后,赤练以及弄玉都是默默的跟着。

    一路上,卫庄都没有说话,两个人也没有多问。

    半空中,一道白影一闪而过,卫庄没有多看,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人是谁。

    这个人除了白凤之外,又会是谁?

    白凤的脚下,百鸟飞了过来,飞过卫庄头顶的时候,百鸟缓缓的落了下来。

    白凤从百鸟上落了下来,走到了卫庄面前。

    “如何?”卫庄扭头看了看白凤,语气淡淡道。

    白凤轻轻摇摇头,“还没有他们的消息,他们是不是失踪了?”

    “十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人,很多事,那些旧人要不,就是不想见我们,要不然,就是遇到了危险。”赤练走了过来,眼睛眨了眨,最终开口说道。

    “几个废物而已,如果要是找不到的话,就算了,我逆流沙可不收废物!”卫庄冷冷说道:“那三个人本来是百越之人,现如今躲着不见,那就不用找他们了。”

    弄玉道:“当初百越的主人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可是对其言听计从,而盖先生在韩国掌管流沙的时候,他们也是服服帖帖,现如今…”

    卫庄挥了挥手,道:“好了,都别说了,既然这是他们的决定,我就不说什么了,以后就算他们想加入逆流沙,也没有机会!”

    “是,卫庄大人!”几个人都是异口同声。

    “对了,隐蝠和黑麒麟,他们还没有回来吗?”卫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眯着眼睛开口问了一句。

    赤练开口说道:“回卫庄大人,他们还在寻找兵魔神所在之处,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是吗?”卫庄的手指动了动,显然对于那所谓的兵魔神,很感兴趣一般。

    “卫庄大人,这兵魔神到底是什么,为何您如此在意?”赤练不有问道,显然对于那兵魔神感到好奇。

    卫庄嘴角处有着一抹弧度,“是一个对我来说,很感兴趣的东西,如果要是能够得到的话,对于我们来说,只有好处!”

    几个人不由自主的对视一眼,见到卫庄没有多说下去,他们也不在多问。

    …………

    云深不知处。

    云深之中,有一个幽静的院子,院子里,则是有着两个人在比试。

    一个人身穿白衣,另一个人身穿黑衣。

    那是两个男子,他们手中都是拿着木剑,开始比试剑术。

    木剑对碰,一道道清脆的响声传来。

    虽然两个人是用木剑,但是在其对碰的时候,隐隐约约的,似乎还能够摩擦出一道道火花来。

    嘭!

    某一刻,黑衣男子浑身一震,只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他整个人都是后退几步。

    望着面前的这个白衣男子,黑衣男子有些苦笑说道:“项大哥,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