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凤仙吟 > 第1章 重新醒来
    办完八十大寿,看到曾孙子出生,算得上寿终正寝的苏米米不带半点儿遗憾的闭上了眼。

    她以为自己这一闭,就永久谢世了,却不知何时,又睁开眼。

    浑浊了多年的青光眼一下子变灵光了,入目就是又矮又破,快要压到头顶上的屋顶。

    经年的房梁上,豆大的蛀虫洞清晰可见,凌乱的瓦片缺边少角,坑坑洼洼的破洞被泥土裹着茅草填补。

    身下躺着的是一张破木床,搭在腰间的褥子灰扑扑的,传来阵阵霉味,眼神清明,一个个霉点看的清清楚楚。

    有些湿潮的屋子挺宽敞,空荡荡的,只有简单的几样物事。

    一个跛脚的桌子,两根蛀虫的长条凳,一个木质矮柜上摆了一个老旧的铜镜和一把梳子。

    既简陋,又破旧。

    身死是什么滋味,从没来有人说得清楚,体验过的人自然不可能再张嘴说道。

    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她应该是醒不过来了的,莫非,到了地狱?

    苏米米自认为这一辈子没做过恶事,含辛茹苦拉扯大了儿孙,活到了八十岁,享受够了晚年时光,没有遗憾的离去。

    所以,她应该去天堂!

    可现在,她身在何处?

    青光眼没了,眼神清明,连土墙上细小的裂缝都能看清。

    手脚也不僵直了,还格外利索,一个翻身,仿佛回到六七十年前,一跃从床上下地,感觉倍儿好。

    再往镜子里一看,那漂亮的大姑娘不就是年轻时候的她么。

    一头乌黑的长发用一根木簪束着,松垮懒散的堆在肩头,巴掌大的小脸,眉眼带笑,皮肤紧致,触感仿如剥壳的鸡蛋,嫩生生的,水灵灵的。

    是她看了八十年的五官,却不是邹巴巴的。

    此时看来约莫双十年华,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

    不用化妆品,不用医美手术,纯天然美美哒。

    她怀念了多少年啊。

    她丈夫早逝,自己一个人辛辛苦苦拉扯大了儿子,在她领着儿子去小学报到时,就发现自己的脸上开始出现鱼尾纹、法令纹了。

    重回十八岁,那是多少人的梦啊。

    不管天堂还是地狱,这好像又是美好人生的一个开端!

    苏米米嘴角荡开一丝笑意。

    既来之,则安之。

    她转身,推开房门,迎接新的世界。

    早上初升的太阳绚烂夺目,清新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苏米米有些贪婪的吮吸了一口,才慢慢打量四周。

    她置身于一个四四方方的院子,身后矮破小就是刚刚醒来的屋子,旁边还有一间一模一样的屋子,此外还有三间屋子已经垮塌,应该是没法住人的。

    院子里种了一棵大柳树,垂下的枝条随风摆动,树旁搭了一个棚子,苏米米敏锐的觉得,那是个简易的茅坑。

    空旷的院子里被收拾得很干净,三四块木板拼接成的院门有手臂粗的缝隙。

    院门是关着的,透过缝隙,却能看见,有个人在门外晃。

    苏米米偏头瞅,还没看清楚院外的人在做什么,眼前有白光闪过。

    再也不老眼昏花的她清楚的看到,一把菜刀横飞而来,擦过她的面庞,带起凉飕飕的风。

    哐……菜刀稳稳的劈在了院门上,和院门碰撞出一缕金色光芒。

    看似不堪一击的院门晃了晃,却并没有散塌。

    如此来势汹汹的菜刀,吓得年过八十的老太太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追着菜刀飞来的方向,就看到,那间和她刚刚醒来的屋子一模一样的房子的门口,站着一个年约五十的大妹子,她双手叉腰,一脸凶相的对着院门破口骂道:“袁昭,你个老东西,你若是再往我们院里偷看,小心老娘剁了你的狗头。”

    院门那手臂粗的缝隙里,凑近一张放大的脸,浓眉、大眼,还隐约可以看见络腮胡。

    粗犷的男人的声音吼道:“呸,老子就是路过,路过,一糟老太婆子,偷看你,美得你呢。”

    一大早就有吵架看,苏米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很不客气的打量了二人一番,得出结论。

    这小伙子分明不诚实,她活了八十年,眼睛厉害着呢。

    这边大妹子果然没被轻易的忽悠,又是一顿凶吼:“老东西,你专挑老娘门前路过呢,你给老娘记住,管好你的眼睛,否则老娘要你好看。”

    大妹子一脸凶恶的放狠话,那叫做袁昭的小伙子却是丝毫不怕,反而得意的扯着粗犷的嗓子叫嚷道:“嘿嘿,你来啊,你来啊,你不让我看,我还偏要看,你个糟老婆子,我倒是看看你怎么叫我好看。”

    以前家里儿子媳妇恩爱和谐,从来不吵闹,现在看这俩人吵架,苏米米都觉得赏心悦目,难得看到一回现场直播。

    苏米米很自觉的后退一步,待边上看热闹。

    劈在院门上的刀不知道何时又回到了大妹子的手上,反正苏米米是没看到她挪动过步子。

    大妹子抓着刀,怒气汹汹的站在屋门前,脚踏着步,一副要冲过去与之拼命的样子。

    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看我不剁了你……”

    耳边念经一样重复着大妹子的这一句话,却没见她前进。

    这大妹子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苏米米奇怪的打量着她,她觉得自己好像能明显感觉到大妹子的额头上冒起了愤怒的白烟。

    眼神有这么好吗?

    连情绪这种东西都能看得清楚。

    这疑似地狱或者天堂的地方果然与众不同。

    苏米米一个走神,恍惚了一下,才发现院外那小伙子没有回音儿了。

    她再看这边,大妹子依然抓着刀,磨刀霍霍要冲出去的样子。

    年轻人火气大,她要不要劝劝?

    苏米米一副老奶奶看热闹的心态,想要开口劝,还没开口,就听到院外传来声音:“任务来了,不跟你瞎扯了。”

    这次是彻底没声音了,连人都走了。

    菜刀瞬间失踪,像是变魔术似地。

    苏米米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正朝她笑的大妹子,扯了扯嘴角。

    这变脸比翻书还快,刚刚还一脸凶恶,转眼却是笑得一脸纯善。

    “米米啊,你别怕!”

    熟人?

    她翻阅八十年的记忆,不记得认识这么一个大妹子啊。

    苏米米很干脆的回了一句,“大妹子,我不怕。”

    说完,就看到大妹子裂开的表情。